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体育为什么网球运动员比赛时叫得让人受不了?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beebee公园”(id:wastepark),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球运动员比赛时像叫chun?

    不是像,是就是。

    油管上不少博主针对网球场上这种现象,专门做了很多“网坛lang叫天梯榜”视频。

    给你看看老外网友的感受。

    “我只好默默打开学习资料,不然没法和爸妈解释”

    “这是在打网球还是在给教育片配音?”

    “她每次击球时所发出的声音,都像是正从悬崖上掉下去的小女孩 :D”

    “莎拉波娃听上去像被捉住的小鸟,阿扎伦卡像被家暴的米老鼠。”

    “老实说,她(莎拉波娃)叫起来像垂死的鸽子。”

    “只有我觉得纳达尔叫得很欲吗”

    “我根本不敢看威廉姆斯和莎拉波娃的比赛,听到声音的人不可能以为我在看别的”

    一些网球运动在场上不仅叫声尖,音量还大。

    2005年澳网公开赛,莎拉波娃对阵李娜。

    因为莎拉波娃叫声太过分,观众都受不了了,叫她SHUT UP。

    2013年英国索尔福德大学声学方面教授Trevor Cox,专门对莎拉波娃对阵阿扎伦卡的一场比赛做了研究。

    通过对二人声波频谱图的分析,Trevor Cox发现二人所发出的最大噪音均超过100分贝。

    且音高之尖锐远超一般女性谈话,接近女高音现场。

    这种级别的高频波段足以被用于工业测量。

    莎拉波娃(左)与阿扎伦卡叫声声波频谱图

    在国外莎拉波娃(Sharapova)有个绰号叫“色啦波娃”(Shriek-opova),直译尖啸波娃。

    据说还曾有德州农场主在田地里循环播放她比赛时的叫声除四害。

    而网球场上这种现象不是一两天,大胆点可以说是传统。

    莫妮卡·塞莱斯是八十年代网坛巨星,也是公认的开球场lang叫先河的运动员。现在网球赛场默认加装噪音测试器就是因为她。

    网球场上的浪叫首次被大众关注到,是在1992年温网四分之一决赛上。

    当时莫妮卡·塞莱斯因发出高达93.2分贝的击球尖叫,遭到对手投诉,之后裁判禁止其继续发出叫喊声。随后莫妮卡·塞莱斯输掉了那场比赛。

    同年另一场对决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的比赛中,中途对手向裁判提出异议,要求禁止莫妮卡·塞莱斯尖叫但未果。最后莫妮卡·塞莱斯赢得了比赛。

    前温网主裁艾伦·米尔斯认为莫妮卡开启了赛场内卷。

    “我们发现,当一场比赛中其中一方开始尖叫,另一方往往会模仿。继而双方开始对鸣。”

    “有人开了个很坏的头。”

    那么挥拍一声浪叫,除了释放激情,尽显本色,球员们这么做是不是还有什么深意呢?

    事实上有,并且这些深意,才是糖衣包裹下的真正炸弹。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Pubmed)收录的一份相关调研显示,网球运动员击球时大叫可获得3.8%的攻速加成。

    在研究对象中,因浪叫带来的攻速加成最高记录是4.9%,相当于提升了了7公里/小时的球速。

    并且浪叫不会增加额外能量消耗。

    一个有趣的例子的是,2013温网公开赛,莎拉波娃对阵米切尔·德布里托。

    这场比赛被媒体称作爆音大战。

    据现场分贝仪显示,在这场比赛中,莎拉波娃叫出了103分贝的高音,这相当于有人在离你耳朵一米远的地方拉电锯。

    而时年还只有十六岁的小将米切尔在那场比赛中喊出109分贝的高音,相当于波音747起飞。

    这场比赛赛况激烈,莎拉波娃多次滑倒

    网球比赛中,场边一般都会有个球速记速器,击球速度是观众的重要嗨点。

    在那这场比赛中,人们的眼球依旧跟随数字但这些数字的单位从KPH变成了dB。

    最终米切尔以6-3、6-4的比分拿下胜利。

    这是莎拉波娃职业生涯中极少次输给世界排名一百开外的对手的比赛之一,更是唯一一次输掉了声波攻击。

    网球场上的记速器

    而从受害者角度来看,这种声波攻击还有更大的深意。

    德约科维奇说过,称职的球手是能通过对手击球声判断球速和方向的。

    专业医学期刊PLOS One上一篇相关调研文章显示,击球时大叫除可能干扰对手心情等感性影响外。

    可量化的是,刺耳的叫喊声能造成对手30毫秒的反应延迟,这意味半米的位置误差。

    今年的澳网公开赛上,艾丽森·里斯克与现女单世界第一阿什·巴蒂就因声波攻击发生争执,双方在中线两旁据理力争,比赛中断达十分钟。

    关于网球场上能不能叫,事实上是网坛一个与天同岁的话题。

    前温网主裁艾伦·米尔斯曾在BBC的采访中提到,他知道不少教练就是这么教的。

    拥有破百分贝强大声波的莎拉波娃曾表示,自她会打网球以来,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习惯。但她倒并不介意比赛禁止喊叫。

    曾在赛场和声场双场中击败莎拉波娃的米切尔,面对质疑做出过这样的回应,她说看不惯可以不看。

    女网名宿塞雷娜•威廉姆斯说,自己的喊叫是不自觉的,没想那么多。

    而费天王曾表示,自己可以接受对手一定程度的叫喊,但同时补充到:

    “如果频率过高,并且总在紧要关头出现,这会让比赛变得不像比赛。”

    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曾直截了当表示反对,她说叫声会干扰击球声,这无疑会造成误判。

    美网公开赛总监斯黛茜·阿拉斯特今年向女子网球协会(WTA)建议,希望官方做出正面导向,在年青一代球员心中建立浪叫不好的认知。

    国际网联发言人曾在时代周刊上对此表示,网球比赛当然不允许干扰对手的小动作出现,但发力时大叫广泛存在于各项体育运动,具有一定合理性,如果能证明喊叫属于恶意通常会给予警告或者罚款,但在实际操作中很难界定。

    作为观众我是认为叫喊能极大增加节目效果的,但就像费天王的观点,前提是不能损害规则公平。

    毕竟竞技体育除了对战双方的友情,观众看的就是人身上所爆发出的短暂彻底的原始兽性。

    动物园狮虎馆前留步的游客,为的不就是听那东西咆哮两声。

    谁看片不听声音?口型对不上都难受。这种无声的打折程度比静音鬼片还重度。

    前段时间法网决赛,电视早上有转播,习惯开着电视入眠的我,每天早晨都是在纳达尔与德约科维奇荡气回肠的哦哦啊啊声中睁开双眼的。

    那声音充满磁性,低沉,尽情,是魔鬼音符,像被逼到悬崖的动物。

    老带劲了。

上一篇:bob国际卡索拉:哈维有一天会回巴萨执教,他知道何时是正确的时机 下一篇:bob体育中国人是如何经营海参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