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app下注世人皆知他是“熟女控”,却不知他是一代雄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最爱历史(ID:solovehistory)。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0岁的明宪宗朱见深在内侍的帮助下,坐在镜子前梳头。

    透过镜子,他敏感地看到在一侧伺候自己的太监,正低着头数着金匣子里的“龙发”。

    他很是感慨,年过而立,膝下却无一子,将来这大明的江山可怎么传下去?

    听了这番话,老太监张敏突然跪倒在地,说:“皇上有子。”

    张敏解释说,当下,在安乐堂,您之前宠幸过的纪氏宫女曾诞下一子,如今年已6岁,姿容修颀,颇像您呢。不过,为严明皇室血统,还请万岁爷公开还皇子一个清白身世。

    朱见深大喜,命人赶紧寻来与自己相见。

    当他第一次见到已经6岁的儿子时,不禁想起自己小时候那段被幽禁的岁月,潸然泪下。

    几个月后,这个被赐名“祐樘”的孩子,被立为皇太子。

    明宪宗朱见深总算解决了自己一生最苦恼、最棘手的问题。

    ▲明宪宗画像,皇帝年过三十无子,对于皇位传承是个大问题

    1

    在3岁以前,朱见深是整个大明最幸运的孩子。那时,他父亲朱祁镇是大明万里山河的主人。而他,则是未来继承这片锦绣江山的头号继承人——皇太子。

    然而,明英宗朱祁镇听了“发小”太监王振的怂恿,决定率领大军到大草原去一展大明铁军的雄风,不慎玩大了。

    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县境内),大明帝国最能征善战的一批悍将强兵全部损失殆尽,御驾亲征的皇帝也成了俘虏。

    ▲明英宗被俘 图源/影视剧照

    国不可一日无君,这道理谁都懂。作为战斗的胜利者,蒙古草原领袖——也先,自然也明白。他向大明帝国提出了议和,要求大明拿钱赎回他们的皇帝。

    不过,此事遭到了大明上下一致的反对,割地赔款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没有皇帝,大不了再重立一个就好。

    就这样,朱见深的二叔、郕王朱祁钰成了皇位继承人,是为景泰皇帝。

    新皇帝刚登基,也明白自己是藩王入继大统,只是“代”皇帝。为了笼络人心,朱祁钰宣布,朱见深以往待遇不变,仍是大明帝国皇太子。

    这年,虚龄3岁的朱见深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时年20岁的万贞儿。

    万贞儿,山东诸城人,其父原为体制内的公务员。因亲戚犯事,连累全家。年仅4岁的小贞儿也被充入掖庭为奴,分配到太后身边当差。因其聪明伶俐,甚得太后欢心。

    此时的老太后明白,代皇帝掌控了实权便是真皇帝了,一山尚且不能容二虎,更何况是统御天下的紫禁城?

    为防不测,老太后命万贞儿前去陪护皇太子朱见深。从此,这个女人陪伴了他一生。

    2

    一切正如太后所料,在于谦发动北京保卫战,成功把大明拖回正轨后,景泰皇帝朱祁钰虽然派人接回了大哥朱祁镇,尊为太上皇。但对于金銮殿上那张闪闪发光的龙椅,朱祁钰终归不舍得。

    于是,刚在草原上喝饱西北风的大哥朱祁镇被“请”进了南宫。后来,朱祁钰又废除侄子朱见深的储君之位,让自己的儿子顶上。

    此时,年仅5岁的朱见深还不明白二叔的决定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不过,从小在太后身边长大的万贞儿却比谁都懂。

    低贱的出身,让她小小年纪便饱尝因身份高低落差所产生的的强烈自卑。在经受心理上痛楚挣扎的同时,她又亲眼目睹了后宫妃嫔集团内部的残酷斗争。因此,她过早地学会了如何利用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巧言令色、不择手段的方式达到目的的本领,并由此逐渐萌生出“奋发图强”向上爬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欲望。

    看着原先与自己一同服侍太子朱见深的奴仆纷纷被遣散,或许是出于遵从太后懿旨的考虑,又或许是出于自己想豪赌一把的心理,万贞儿选择与朱见深一起共度难关。

    离开东宫后的朱见深迎来了生命中最昏暗时期。在他身边,除了万贞儿,到处都充斥着二叔朱祁钰“精心”安排的耳目。

    ▲朱见深的“二叔”景泰皇帝 图源/影视剧照

    这种每天都可能是人生中的最后一天的日子,整整折磨了朱见深五年。

    在这段岁月里,万贞儿承担起一位“母亲”的责任,给了年幼的朱见深一份无微不至的关怀。

    作为一个远离万千美好世界的年轻宫女,在全心全意陪伴太子度过困难时期的同时,也无形中将生活里的“空虚寂寞冷”,以及未来自己对地位身份的美好愿景通通倾注在这个小自己17岁的“废太子”身上。

    根据弗洛伊德心理学的解释,3—6岁是一个极容易形成“恋母情结”的关键时期。在令人窒息的环境中,朱见深的“恋母情结”逐渐萌芽。对他而言,万贞儿姐姐,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奉命伺候自己起居饮食的一介宫婢。

    她更像是给自己提供亲情温暖的母亲,是卑微且无助的自己心中的那道“白月光”。

    五年后,朱见深11岁那年,他父亲朱祁镇借助夺门之变,复位成功。

    随后,朱见深在群臣的簇拥下,重返东宫。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身边的贞儿姐姐。那年,万贞儿28岁。

    3

    看着儿子如此依恋一个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老宫女”,明英宗朱祁镇心里大概相当不爽。

    当朱见深提及希望立万贞儿为太子妃时,朱祁镇估计想杀她的心都有了。

    因此,在太子达到适婚年龄后,朱祁镇便赶紧为太子选妃。

    不过在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完成时,朱祁镇便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临终前,他要求皇后和太子生母周贵妃从速为太子完婚。

    天顺八年(1464年)七月二十二日,明英宗朱祁镇驾崩半年后,在先前选秀中摘得“桂冠”的吴氏少女披上了凤冠霞帔,成为明宪宗朱见深的第一任皇后。

    然而,吴氏得到的仅仅只是一份皇后的尊荣。作为明宪宗朱见深的结发妻子,她没能得到丈夫的半点真心。

    对于自己丈夫喜欢“老宫女”这件事,独守空房多时的吴皇后,怎么也不能理解。她实在看不惯这段“畸形恋”,遂将万贞儿召来,让对方结实地挨了顿板子。

    ▲朱见深与万贞儿 图源/影视剧照

    在等级森严的封建时代,皇后杖打宫女,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偏偏这个被打万宫女,是皇帝最为珍惜的“心头肉”。打了她,就相当于打了皇帝,后果可想而知。

    当万贞儿向朱见深哭诉被打惨状时,朱见深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废后。

    按他的意思,当年的选妃仪式上存在作弊行为,才让吴氏成了皇后,真正的人选应该是与吴氏一起参加选秀的另一名女子——王氏。

    所以,这场宫斗闹剧过后,吴皇后被废入冷宫,王氏成了王皇后,想要借故册立万贞儿为皇后的朱见深则再次吃了哑巴亏。

    对朱见深而言,既然无法正当册立万贞儿为后,那就给她足够的宠爱。

    因此,当万贞儿以37岁“高龄”诞下皇长子后,朱见深大喜,立即下诏册封万贞儿为皇贵妃,并许诺立这个“幸运儿”为太子。

    好景不长。这个“幸运儿”还没活过周岁,就夭折了,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更令朱见深心碎的是,贞儿姐姐从此未再有孕。

    作为后宫固宠的手段之一,“母凭子贵”是历朝历代妃嫔们百试不爽的好法子。但这一次,老天残忍地掐灭了万贞儿最后一丝希望。

    或许是担心自己年老色衰无法永葆圣宠,又或许是受孩子去世的打击过大,那个曾经对朱见深关怀备至的万贞儿,如今的万贵妃,逐渐变成了让后宫谈之色变的“婴儿杀手”。

    出于对大明江山传承的考虑,朱见深被迫宠幸了其他嫔妃。不过,一旦有人怀上龙种,在皇帝身边的万贵妃耳目就会将消息传给自己的主人。

    于是,一个个还未成形的胎儿,就这样被一碗碗堕胎药剥夺了生命。

    ▲万贞儿 图源/影视剧照

    4

    对于此等性质极其恶劣的事件,朱见深明知是万贵妃一手策划,却也是听之任之。

    这似乎有些不可理喻。但现代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说,人的潜意识中对某种独一无二、不能替代的东西的热恋,会表现为一种永无休止的追寻活动

    由于对万贵妃的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当冲突出现时,朱见深便会像一个勇士那样与万贵妃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共同面对困难,正如过去的万贞儿不顾一切保护自己那样。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后宫争斗中,凭着皇帝对自己的绝对信任,万贞儿赢了。

    万贵妃终于可以在后宫中一手遮天。但相较于大明其他后妃而言,她不是良家子,她是那个一直让人瞧不起的小宫女。也正因如此,一群宵小之徒瞄上了这美妙的“裙带关系”。前有首辅万安与万贵妃续谱认宗,后有外戚万通与内侍梁芳相互勾结,进献魅惑之术。

    总之,凭着这条利益纽带,万贵妃的权势逐渐延伸到朝堂之上。

    5

    尽管后宫一塌糊涂,但作为大明的中兴之主,明宪宗朱见深还是做了些事情的。

    上任之初,他便下诏,蠲免当年全国三分之一的赋税,严禁贵族世家倚仗权势欺压百姓、强占农田,起用李贤、商辂等名臣,严明刑法,整顿吏治。

    然后颁旨要求全国军队实施精兵简政,加强京师防卫力量,开武举选拔军事人才,并规定武举为日后军事人才的唯一途径。

    仅仅完成这些还不够。

    当年,其父明英宗朱祁镇借助复位的那场“夺门之变”,留给大明文武百官和天下百姓的巨大阴霾还未散去。

    为了缓和朝局内部矛盾,也为了不让忠臣蒙冤而使天下寒心,朱见深明白,平反“夺门之变”冤假错案刻不容缓。

    首先,他决定给当年坚决不同意向瓦剌人“交赎金”,却拼命保护朱家基业的好臣子于谦平反。

    尽管于谦当年在朱祁钰废自己太子之位的决议上投了弃权票,但他毕竟一生为了老朱家出生入死,居功甚伟。

    ▲于谦画像

    在给于谦平反的诏书上,朱见深提到,“卿以俊伟之器,经济之才,历事先朝,茂著劳绩……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明宪宗实录》)

    意思是,我爸在位时就知道于谦是被冤枉的,本来想给他恢复名誉,但没能做成,我爸就去见祖宗了。所以这事就落我头上了,我知道于谦是忠臣!

    而对于自己的二叔朱祁钰,曾经的景泰皇帝,朱见深可谓是又爱又恨。

    毕竟二叔是那个废他太子之位的元凶。但不可否认,朱祁钰在位时也做了很多贡献。如果不是他,搞不好大明早就亡了。

    成化十一年(1475年),朱见深最终还是决定公正地还给二叔“皇帝”的身份,追谥其为“恭仁康定景皇帝”。

    对于二叔过去所做的一切,朱见深表示理解,不介意二叔以前的过分要求和极端做法。

    至此,大明帝国终于对十八年前“夺门之变”事件,盖棺定论。

    朝廷上下为之惊叹,一代明君由此诞生。

    6

    相较于父皇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丢盔卸甲,朱见深似乎没有遗传到老爸的基因。

    不管对内还是对外,他都表现得英武果决,始终秉承一寸山河一寸血的精神,坚决维护大明领土完整。

    成化元年(1465年),刚登基的朱见深就迎来了执政以来的第一个大挑战——荆襄流民起义

    暴乱来势汹汹,同时得到了附近邓州、汉中等地农民的支持,声势越来越大,严重影响了帝国的社会稳定。

    长久以来,荆襄流民一直困扰是中央政府的一个大难题。自元代起,主要集中活动在今天的湖北郧阳地区。该地万山环绕,又处于湖广、陕西、河南三省交界处,属于典型的“三不管”地带。因此,每当灾荒、战乱,这一带常常聚集近百万的流民。

    在形势日益紧张的情况下,朱见深果断派出右副都御史项忠到河南、湖广等地经略巡查,了解民意,普查人口。

    一到当地,项忠立即下令将原籍不属于这里的流民全部驱逐出境,如果遇到不肯走的,直接杀掉。

    这显然违背了圣旨的本意。因此,这样的一刀切遣返,效果并不是很显著。

    当朱见深收到有司弹劾项忠曲解圣意、胡乱杀人的奏折时,他并没有怪罪项忠。而是在仔细阅读项忠提交的各项提议后,重新选派大臣原杰到当地安抚流民,设置郧阳府与湖广行都司,由都御史吴道宏抚治郧阳、襄阳、荆州、南阳、西安、汉中六府。

    从此,这批新入籍的流民,在当地垦辟老林,从事农作,开发药材、竹木、铁、炭等资源,荆襄山区逐渐民户稠密,商旅不绝。

    ▲夜幕下的荆州古城 图源/图虫创意

    7

    除此之外,朱见深还对广西、蒙古、东北等地用了兵,不仅一雪积压多年的土木堡之耻,还借机收复了河套地区,使明军劲旅重整声威。

    虽然比不得先祖朱元璋、朱棣的丰功伟绩,但对付那些企图想要扰乱大明帝国秩序的部落,朱见深表现得果断睿智。

    当时建州女真部落首领爱新觉罗·董山,就是日后后金首领努尔哈赤的老祖宗。这货出门不看黄历,带着小弟到大明边境来做抢劫生意,不慎遇到大明正规军。

    董山一点也不含糊,不仅照抢不误,还顺带把明军统帅的首级给收了。

    ▲凶悍的女真骑兵 图源/影视剧照

    消息传来,与父皇当年对瓦剌扰边的反应一样,朱见深对此事也是勃然大怒,觉得不讨平女真,大明的脸往哪搁。

    但朱见深并没有像他爸那样冲动,而是召来了曾经参加过“京师保卫战”的赵辅,让他组织精兵,捣毁建州女真的老巢,并下了明确的“绝杀令”。

    同时,以大明帝国的名义,发布联合出兵公告,号召邻国一起组团去董山家开“篝火晚会”。

    与大明素来交好的朝鲜王朝第一个表示支持,随即派出大将康纯、南怡领着大军充当先头部队,响应明军行动。

    由于各方面准备工作做得很周到,当大部队抵达建州女真辖地时,对方还来不及做出合适的反应,只能匆匆组织战斗。

    大明联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不多时,战场已尸横遍野,片片焦土。

    此战,明军俘虏了董山小弟600多号人,另外斩杀了600多人。

    匪首董山,自然是要被杀掉的。但是怎么处理董山的家人?

    朱见深犯难了,董山固然罪无可恕,可是他手底的小弟都是听命令干活的,顶多算从犯。

    在朱见深看来,既然董山已经伏法了,应该也不会再有人敢随随便便来挑衅大明帝国。干脆将其族人全部移送到福建、广东沿海充军,为大明帝国增强海防实力。

    数年后,建州女真族人又怀念起当初跟老大一起到大明打劫的岁月。

    这次没了老大,只能各个部落互相凑合点兵马拉起一支素质参差不齐的“摸金联军”,再请蒙古的朵颜三卫帮忙压阵,到大明边境“发家致富”。

    据史载,自成化八年(1472年)起,这股“摸金联军”就时不时越界骚扰。今天牵你几头牛,明天杀你几头羊。你派兵来追赶,人家就发挥游击战术精髓,立马抛下猎物,掉头就跑,保存有生力量。

    不仅如此,这伙“摸金联军”还摸到了朝鲜王朝的地盘烧杀抢掠。

    由于朝鲜王朝实力比较弱,长期充当大明帝国的“小迷弟”,因此只能向大明帝国汇报国内混乱的情形。

    朱见深看着如雪片般飞来的朝鲜求助奏折,或许也深感上次出兵并没有根除祸患。

    一个再征女真的计划启动了。

    这次大战的目标,总结起来就四个字,斩草除根

    或许是出于对万贵妃的信任,又或许是想增强西厂的对外影响力,朱见深决定启用万贵妃身边的亲信太监、西厂厂公汪直配合帝国名将朱永组成CP领军进剿辽东。

    虽说朱永是这次战斗的总指挥,但实际运筹帷幄的却是汪直。

    ▲西厂厂公汪直 图源/影视剧照

    经过一番筹谋及协商,大明与朝鲜达成共识,决定从五个不同的方向,对女真老巢发起总攻,务必做到不留一个人,不留一棵草。

    战斗打响了,大明、朝鲜联军冲进去一顿砍杀,与上次结局基本相同,那支临时拼凑的“摸金联军”毫无还手之力,一打就趴下了。

    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大明联军在收割人头、烧毁房子的同时,连他们吃饭的家伙事也收走了。

    从此,女真部落百年间再也没有尝试去偷抢大明的财物了。

    8

    正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朱见深可以说两样都占全了。

    在后宫,即便万贵妃再怎样胡作非为,朱见深始终初心不变,不可谓情不深。而在平定内乱和出兵征伐中表现出来的英武,朱见深可谓极具慧眼,领悟非凡。

    他的政治手腕也不一般。

    他突发奇想,在原先锦衣卫、东厂监察百官的基础上,新成立了“西厂”,打破锦衣卫和东厂常年保持的某种“平衡”,造成帝国监察机关三权分立的局面,吓破了大明官员的小心脏。

    在严禁皇亲国戚强占田地的同时,他又划定了“皇庄”界限,为自己强占田地提供合法性。

    更不可思议的是,聪明的他,钻了科举的空子,公然打开大明官场“走后门”之风,设立“传奉官”,随心所欲地任用宠臣。

    这些弊政成了后世对他口诛笔伐的由来。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正月,万贵妃去世,时年58岁。

    朱见深听到自己的“精神支柱”万贵妃去逝的噩耗,知道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悲痛欲绝的他,哀叹道:“贞儿不在人世,我亦命不久矣。”

    7个月后,朱见深在一片哀思中,无疾而终,年仅41岁。

    此时,那个逃过万贵妃迫害幸存下来的名叫朱祐樘的皇太子,已经18岁成年。他将接过父亲与时代赋予他的使命,开创一个被称为“弘治中兴”的治世。

    这算是明宪宗朱见深留给大明最后的“遗产”了——毕竟,他留下了一个有口皆碑的接班人。

    全文完,感谢您的耐心阅读,顺手点赞、点在看让我知道您在看~

    参考文献:

    1、[明]刘吉:《大明宪宗纯皇帝实录》,全国图书馆文献微缩中心,2004年

    2、赵孟祥:《中国皇后全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

    3、方志远:《成化皇帝大传》,中国社会出版社,2008年

    4、宋磊:《明宪宗与万贵妃》,北京燕山出版社,2011年

    5、陈岭、汪巧慧:《明宪宗的“恋母心理”与万贵妃擅宠》,《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最爱历史】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 END -

    作者丨大唐梁金吾

    编辑丨最爱君

    原文链接

上一篇:bobapp下注他从不使用社交软件,他爱咖啡甚过马黛茶,他更衣室... 下一篇:bobapp下注阿斯报:齐达内告诉弗洛伦蒂诺,劳塔罗比哈兰德作用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