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在网吧玩了半小时,耳朵里都能喷出二手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eebee公园(ID:wastepark)。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被熏黄的禁烟标识,落满烟灰的达尔优键盘,堆积着唾液与烟头的地板,还有叼着利群或中南海的蓬头垢面的职业玩家……

    如果要挑出一个地点,将之作为老烟枪日后因为染上恶习而接受审判的炼狱,那这个地点绝逼是网吧。

    上周我去网吧打机,然后开机不到十分钟,陌生人的二手烟就粗暴地塞满了我的鼻腔。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无意识地运转了数次大回龙,被迫吸收了成吨的二手烟,差不多相当于抽掉了那位陌生人的半包红双喜,也与他共同分担了所有的焦灼与喜悦。

    为了显得自己很合群,我强忍了三个小时没说话,最后下机时,只感觉浑身上下都被红双喜非法侵犯过,甚至连走路都是飘的。

    回家躺到半夜才勉强缓过劲来,闻了闻头发上残留的烟味,发现那哥们儿抽的多半还是假烟。

    事实上,即便是像我这样的资深烟鬼,也很难有底气宣称自己能在网吧环境下,泰然自若地开展娱乐活动。

    被过量的尼古丁冲击大脑后,一切本该顺畅的操作都会变得迟滞起来。昏昏然之时,打游戏无疑是种充满欢愉的折磨。很多人哪怕捏着双王一个三都能被翻盘,最后输了二十万欢乐豆,回家之后又不敢声张,导致平白无故地背了一身的债,这都是二手烟惹的祸。

    抽过烟的应该都知道,人的烟瘾在两种情况下会达到峰值,一种是快要死掉的时候,另一种是上网的时候。

    所以每次走进网吧,望着几近实体的浓烟,都会给人带来一种步入刑场的史诗感。

    其实抽烟对于游戏玩家来讲,仿佛是某种心灵层面的恩赐。

    赢了烧一根,输了也烧一根,所有网络上的爱恨情仇都磨灭于那一根在烈火中起舞的香烟。

    网络媳妇儿跟着公会会长跑了也不慌,似乎道理都在手中的香烟里,都在未来的计划中。

    香烟也是实体宇宙与虚拟世界连接的通道,就像哲学家总是执着于死亡这件事一样,香烟使电脑前的人抓住了最后的真实,避免了坠入网瘾魔窟,最终惨遭电击的惨剧。

    网管们都是懂行的,所以当你走进网吧时,网管首先会严肃地告诉你,网吧不准抽烟,然后就递给你一个烟灰缸,显得欲拒还迎,就跟偷情一样。

    但网管们也都知道,上网的人从不会将烟灰抖在该抖的地方,这是规矩。

    很多时候,不抽烟的人靠在那些违背了人体工学的廉价座椅上,就仿佛置身于一片污秽的云海里,感觉自己是场内唯一一个正常人,似乎其他人都在修仙,修一个邪仙。

    想要举报,又怕担上一个不解风情的罪名,搞得进退两难。

    烟熏火燎之下,每个人都是香烟的奴隶。一些人上了通宵的网,突然听见肺部传来了罹患肺癌前的响动,想立刻逃离,又实在舍不得卡上的余额,最终也只能再点根烟冷静一下。

    网吧就是这样,你想要逃,你又逃不掉。

    就算是上帝进了网吧,搞得最后,还是得两手一摊,宣布没辙。

    这里最适合那些卑劣的诗人发挥才华,因为网吧永远是一个遗忘之地,在尼古丁与一氧化碳共同的作用下,没有人能长久地保持清醒。

    左边是中华,右边是玉溪,在两股烟柱的缠绵中,你很容易就升天了。走出网吧大门,感觉整个人的智商都在下降,你能做的,也只有去买份街边的炒饭,嘱咐老板加蛋,以此做好灾后重建的工作。

    说到最后,我还是推荐大家去那些真正禁烟的网咖。有烟瘾的朋友也忍着点,毕竟抽烟有害健康,害人害己,为了那几盘虚无缥缈的胜利,让自己少活几十年,实在是亏。

    原文链接

上一篇:bobapp下注罹难160年后,圆明园要复建了吗? 下一篇:bob电竞陌生的人啊,如果你去甘肃,我一定请你吃饸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