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app下注八一三大球先后退出!这是职业化的必然,却不是职业化的标志

    能够确定的是,到年末时,主流媒体肯定要对今年的重大事件来个大盘点,毕竟今年我们见证的历史实在太多,多到都快记不住了。而八一男篮的退出,肯定会进入重大事件行列的,至少是体育界的重大事件。

    (一)

    在新中国体育历史上,八一体工大队就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而在八一体工大队历史上,八一男篮又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

    八一体工大队的前身,就是贺龙元帅所率八路军120师的“战斗篮球队”。在气势恢宏的《大决战》系列中,就曾有贺龙等老总与警卫连战士进行篮球比赛的桥段。

    打从新中国成立开始,八一男女篮就是国家队的骨干力量,比如在中国球迷所津津乐道的“黄金一代”里,八一球员占据了半壁江山。

    CBA创立之初,八一男篮更是连续六年夺得冠军,王治郅加盟NBA之前,连姚明都无法撼动他们的巨无霸地位。即便后来广东男篮实力超群,八一队也仍旧是夺冠热门,2007年在王治郅的带领下,还曾掀翻华南虎拿到队史第八个冠军。

    所以,八一男篮的退出,是几代传奇的正式谢幕,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在今年的备忘录中,将其记录在册。

    不过,重大事件却并不是轰动性事件,因为在很多人的心里,八一男篮的退出就是个时间问题,他们早就为今天做好了心理准备,所谓正式退出,无非是走个程序罢了。

    有这样一种说法,在中国体育界,职业化最深入的是中超联赛,第二是CBA,但第二与第一之间的差距相当大。具体有多大,看看八一男篮比男足晚退出多少年就是了。

    若按照今年来算,两者相差17年,但很多人并不认同这个结果。有人认为,应该是9年,因为八一男篮从2012年开始就告别了季后赛;

    有人认为是12年,因为王治郅在2015年已经实际退役;还有人认为是15年,因为八一队从2018年就成了为备战军运会而保留资格的“特邀”球队。

    (二)

    之所以把八一队当成判断职业化程度高低的标志,是因为他们所保留的举国体制色彩最为浓厚。随着职业化的不断深入,无论是八一男足还是八一男篮,总是给人一种与职业化格格不入的感觉。

    举个例子,职业联赛初期,八一男篮的主场看台上总少不了前来加油助威的解放军官兵,与普通观众相比,军人在加油助威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每当客队得分,看台上也同样能响起热烈的掌声。

    当然,我们必须要为人民子弟兵的高素质点赞,但这似乎不太符合职业联赛的主流氛围。

    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意思是在比赛开始前,我们应当给客队球员、球迷提供周到的安排;比赛结束后,双方球迷坐下来把酒言欢。

    可是,只要开场哨一响,双方立即就得进入敌对状态,球员必须奋力拼搏,才对得起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现场球迷必须全力为自家球队加油助威,才能烘托起比赛气氛,帮助场上球员分泌出更多的肾上腺激素。

    此外,本地化也是职业球队的重要特征之一,这也是俱乐部的生存根基。可八一旗下的足篮排俱乐部,都没少更换主场。

    最典型的,莫过于当年的八一足球队,10年里先后换过太原、石家庄、西安、昆明、新乡、柳州、湘潭等7个主场。

    长期处于颠沛流离的状态,别说难以获得固定的球迷群体,就连训练基地的质量都难以保证,与忙着升级硬件的其他球队相比,八一队的差距越来越大,即便联赛针对他们无法引进外援的劣势出台保护性措施,也难以阻挡其降级、退出。

    类似的尴尬不只出现在八一队身上,前两年因孙兴慜可能加盟而闻名的韩国军旅球队尚州尚武,如今也遇到困境。

    由于尚州要组建本地球队征战职业联赛,尚州尚武只得搬迁,按照K联赛规定,搬迁主场必须从K2联赛打起,所以赛季尚未开打,尚州尚武就预定了一个降级名额。

    (三)

    当然,主场文化只能算是职业化的一个角度,或者只能算是点儿皮毛。关于八一队相对职业化之间的冲突、差距,很早以前就有了较为专业的解读。

    比如在球员流动上的劣势、俱乐部在经营上的受限、青训选材渠道狭窄等等,都是职业球队的大忌。

    可二十多年以来,这些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解决。既然不去适应市场,就只能被市场淘汰,这是职业体育的残酷所在,也是规律所在。

    然而市场经济搞了20多年,职业化也搞了20多年,可对于职业体育,却总有人转不过弯来。就算《人民日报》明确表示职业化对体制内是“降维打击”,仍然有人为“军训队”这种怪胎叫好,为“放弃职业化”的奇葩言论站台。

    当然,无论是官媒还是自媒体,在讲述职业化的必要性时,大都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总喜欢站在大方向、大环境的角度高谈阔论。可这些道理,对于一个只喜欢看热闹、图乐子,或者通过成绩寻找民族自尊的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

    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更加接近个体的方式来解读,而八一队的兴衰史,正是最好的素材。

    (四)

    众所周知,体工大队是模仿前苏联举国体制的产物,与众多迪纳摩、矿工、中央陆军、斯巴达、火车头等相似,国内各个系统也有自己的体工大队。

    其中,八一体工大队的地位尤其特殊,自建国之后,他们就源源不断地为各级国家队输送人才,甚至在一些时期,八一队基本就相当于国家队。

    这一点与前苏联有所不同。在前苏联,很多俱乐部都有着相当辉煌的历史,比如在足球领域,莫斯科中央陆军在苏联解体之前的所的荣誉,就不如基辅迪纳摩和莫斯科斯巴达。

    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八一体工大队的选材面比较广,其他系统在选材时,大都集中于内部子女,这也是当年的一大特色,“外人”想要挤进来极为困难。

    而部队系统则不然,尤其对那些农村青年来说,参军几乎就是逃离农村的唯一途径。

    二是部队的整体待遇要比其他系统高出不少。莫言在其《忘不了吃》一文中说,自己在农村老家没吃过几顿饱饭,入伍之后如同进入天堂一般,大白馒头管够,大盆红烧肉把新兵连战士们吃到拉稀。

    一位战友的父亲在部队住了几天,临走时认为,这种生活才叫共产主义。

    然而实践证明,部队的大食堂无法复制到农村,反而是改革开放、经济放活之后,大白馒头、红烧肉才不再是部队食堂的专属,就业也不再受到、户籍的限制。当各种壁垒被打破,八一队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

    简单来说,人民群众用双手创造出了财富,让自己的收入多了起来,自然对美好生活充满向往,在家门口欣赏到精彩球赛,也是精神文化需求的一种。而所谓的市场需求,实际上就是群众的需求,凡是无法满足的,必然要被淘汰。

    而八一队既不能像广州恒大那样,用高投入夺取霸主地位,又不能像广州富力那样,深入社区实现本地化发展,所以,退出也就成了不可避免的结局。

    (五)

    有人认为,八一男篮退出,是职业化道路的重要里程碑,是职业联赛运作成熟的标志,也是职业化的胜利。

    然而这些所谓的意义,实在是想多了,八一男篮能撑到现在才退出,直到最后两年还能以“特邀”身份为军运会练兵,本身就是伪职业化的产物,大胆点儿说,这就是职业化的失败。

    而且就在这两年,各种“让路”、“集训”等专业队时期才有的词汇,再次频繁出现在职业联赛中。在这些词语中,我们很难找到谈论职业化更加成熟的底气。

    何况,就连那些不怎么职业的体育代表队,也开始出现问题。比如游泳队的体测事件,就让很多人终于认识到所谓“体测”的荒谬之处。

    耐人寻味的是,足协也曾在年初按照要求出台了“春季大练兵”行动,此事还成为当时的热点之一。可到了验收环节,足协却在悄无声息中完成了体测,我们也没听说哪个球员因为没过关而失去报名资格。

    从这一点来看,足协对体测是个什么态度,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反倒是那些“认真贯彻、加大力度”的单位纷纷翻车,而“圆满完成”的足协彻底置身事外,成吃瓜群众的一员。

    或许,只有这种荒诞闹剧彻底绝迹之时,我们才能真正地去谈论职业化,而八一男篮的退出,只是一段光荣历史的终结,而对于职业化,很难找出什么重要意义。

上一篇:bob电竞万-比萨卡被曝即将当爹却出轨,对象为林加德前任 下一篇:bob国际皮亚尼奇赛后发文:这首赞美诗值得一支伟大的管弦乐队来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