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国际频上热搜引众怒,体测的锅该给谁来背?

    01

    亚马逊的蝴蝶扇一下翅膀,会在佛罗里达引发一场飓风。

    最近,中国体育界就刮起了“猛练体能”的飓风,尤其是各级各类国家队,在过去半年中,从田径到的象棋,从游泳到滑冰,不论您是老将名宿还是冉冉新星,都得加强体能训练,为体能玩命。

    而那只蝴蝶就是国家体育总局。

    它在今年2月24日煽动了一下翅膀,发布了《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提出将体能达标作为选拔运动员的前提条件,不达标者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

    而全国游泳冠军赛上各位游泳名将,即便是打破亚洲纪录也得看体能测试分数才能决定是否能进军决赛,此政策瞬间成为了舆论讨论的热点。这一刀切下去,预赛第一无缘决赛,象棋大师加速冲刺。

    用垂直纵跳、引体向上、躯干核心力量、30米冲刺、3000米跑等项目来衡量游泳运动员,将体能测试成绩和在泳池中的表现放在一起比较,跑步不行,进不了游泳决赛,这很有魔幻现实主义的意味。

    (图)比赛中的王简嘉禾

    就像王简嘉禾接受采访时所提到的,“我们毕竟是水上项目,陆上项目不是很擅长。”

    02

    体能测试最早是士兵选拔的常用手段,古今中外无不如此。

    战国时期,魏国李悝变法之后,战争能力大幅上升,历史上就有他们通过体能测试选择精锐的“魏武卒”记载。

    当年,参选的人要穿“三层之甲”,拿一张要用上百斤力才能拉开的硬弓和装有五十支箭的箭囊,再加上盾、铁盔、佩剑,以及三天口粮,在半天之内走完百里路,难度可想而知。如此的体能测试堪称地狱模式。

    (图)魏武卒复原图

    古代世界各国的征兵也有不同程度的体能测试,而这一传统也延续到了今天,现在世界各国军队的体能测试项目,朋友们也能在网上找到,不多赘述。

    咱们国家现在体育界和民间的体能测试来源于苏联。

    在1954年,原国家体委响应毛泽东主席“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号召,效仿苏联体育锻炼标准,颁布了《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暂行条例。

    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标准也与时俱进,其中的军事化色彩在淡去,但是官方指定锻炼标准的传统依然还在。

    中国足球、篮球职业联赛的体能测试合格上岗制度大家都很清楚,而世界各国的各项赛事也有体能测试的存在。

    比如NBA、NFL都会对新秀进行系统的测试,以更好掌握运动员的数据,足球方面各个俱乐部在引进新球员时也都用不同的体能测试办法,很多球队还有自己专门的体能测试办法,毕竟在中国足坛大名鼎鼎的YOYO体测就是欧洲人搞出来的,只是他们远没有我们这样把体能测试当做上岗或者参赛的“硬杠杠”。

    (图)NFL体能测试

    03 

    为了备战东京奥运会,国家体育总局要求,“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

    近期全国举重锦标赛体能测试中,36岁老将、奥运冠军吕小军道出了国家举重队很多队员的心声:“通过上半年核心力量和体能的系统训练,这次体能测试我感觉很轻松……腰腹和胯关节核心力量增强,对我的专项帮助很大,挺举上挺环节的稳定性明显增强。”

    (图)比赛中的吕小军

    很显然,强化基础体能,可以提升运动员身体机能,也能为专项技战术发挥提供保障,“恶补加练”本没有错。

    但是,不同的竞技体育项目各有侧重,短跑运动员看中肌肉爆发力、体操运动员则依赖技巧和柔韧度的综合能力、棋牌类运动员则需要长期精神高度集中的能力。

    在今年五月底,短跑运动员苏炳添就曾因为体能测试三千米跑而头痛,这位中国短跑名将三千米交出了13分38秒的成绩单,自嘲应该是失败了,这成绩大概只达到普通高中生男子水准。

    苏炳添是数不多百米进十秒的黄种人,而短跑注重的是爆发力和冲刺力,反之长跑则更加讲究耐力,所使用的肌肉群也完全不一样。即便是“闪电”博尔特也不可能擅长长跑,他本人表示,超过800米他会选择直接认输,短跑运动员的肌肉群体和训练模式,并不适合长跑。

    (图)博尔特与苏炳添

    全国体操锦标赛女子跳马决赛,由于体能测试被淘汰的运动员太多,一共只有五个人进入决赛(正常是八个),导致一些已经没有成绩压力(至少是前五)的年轻运动员采取了极低的难度系数。

    无独有偶,在国内稍显冷门的象棋也因为体测引起热议。今年的象甲联赛首次引入体能测试,具体包括1000米跑、立定跳远、坐位体前屈等项目。

    我无法想象,平时西装革履、正襟危坐的棋类运动员在跑道上疾驰的场景。如果过去棋类运动员也需要体测,咱们的棋圣聂卫平恐怕得哭晕在跑道上。

    (图)棋圣聂卫平

    由此看出,《通知》中提到的十项基础体能测试,多数专业运动员适应起来有一定难度。若采取一刀切硬性规定,并以此来左右比赛过程和结果,这样的操作确实有些简单粗暴。

    此前受到疫情影响,赛事长时间停摆,恢复后的每一场比赛都是运动员难得的练兵机会。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假如体能测试因素,各项赛季竞赛规程屡次被吐槽,运动员们也反馈了突击增强体能和训练节奏配合不太好、旧伤复发影响备战等情况。这些问题解决不了,“预赛第一被淘汰”的奇怪现象还会出现。

    提升体能的初衷是好的。中国泳协主席周继红也认为,比赛中增加基础体能测试的目的,就是为了弥补中国运动员的短板,以提高中国游泳运动员在世界上的竞争力。

    (图)中国泳协主席周继红

    只是,在该项政策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解决不科学、不规范的问题,应该根据比赛方式和训练要求,尽可能做到因项目而异、因人而异,将其作为比赛的准入条件而非决定因素,似乎更妥当一些。

    在体育项目的发展上,政策制定切忌想一出是一出,要踏踏实实做好全面的、科学的、长远的规划,在执行上实施“一刀切”也是一种懒惰。

    早年间,中国足球的12分钟跑和YOYO测试也是初衷很好,也是为了强化体能而让众多球员和俱乐部深受其苦,而不科学的体能测试效果如何,中国足球也给了我们答案。

    (图)YOYO体测

    04 

    两个多月前,美团CEO王兴吐槽国足体能不行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引来了足球圈内人士、普通球迷们的不满和反击

    王总提到的运动员和学生,完全没有必要成为对立面,其实现在学生都要面对体能测试的考验。

    我就拿我自己举例子,小学时候有令人绝望的体育达标、中考体能测试类项目极其无聊,高中每天的晨跑令人苦不堪言,到了大学体能测试不过还拿不着毕业证……您去网上搜索一下大学体能测试,吐槽内容会充斥整个屏幕。

    我现在还记得,当年在一个木箱子上上蹿下跳,累成狗后去测量心率数据。幸亏我是踢后腰的平时跑的多,要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每次都能过。

    部分有特殊情况的同学,要完成这些体测标准是有困难的。学校体测被吐槽最多的其实并不是它不对,而是它不科学,具体标准没有因人而异。

    为了学生体质也好,为提升运动员的体能水平也罢,体育部门推出引导性的政策并没有错,但目前以体能测试成绩决定比赛结果、决定职业运动动员能否上岗,就有矫枉过正之嫌了。

    体能测试本身并没有错,我们期待体能测试可以在项目设立、标准制定上更加科学,目前由于体测政策“一刀切”导致一系列奇怪的现象出现,体育部门需要反思和调整。

    换言之,体测从来都应该只是一个参考的标准,绝非关上热爱竞技运动员参赛大门的生死符。

    否则,又只是一出现代版“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的现象罢了。

上一篇:bob体育官方:阿尔梅里亚租借诺丁汉森林中场若昂-卡瓦略 下一篇:bob体育西媒:塞维利亚、狼队和那不勒斯想要伊德里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