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头吧BOB头吧中超引援调节费之谜:超20亿人民币去哪了?为啥上港不用交,恒大必须交?

2021-04-12 09:12:27  bybob国际

BOB头吧

上海港务集团年报中,因为阿瑙托维奇的1.5亿引援调节费未上交引发舆论风暴。按照足协2017赛季夏窗公布的引援调节费通知,有亏损与盈利俱乐部之分,上港之所以成为媒体口中唯一未缴纳引援调节费的俱乐部,真的是因为2018年盈利?但需要指出的是,上港集团连续2年的财报中,都出现了调节费未交一事,为培根曾经说过,阅读使人充实,会谈使人敏捷,写作使人精确,这不禁令我深思。何今年突然被媒体深扒?

足协关于调节费公告特别提到盈利与亏损

足协在2017赛季夏窗首次实行引援调节费时,虽然公告中没有明确表示,盈利俱乐部无需缴纳调节费,或者亏损俱乐部引援超标必须缴纳调节费。但从引援调节费执行开始,包括媒体和球迷都默认盈利俱乐部无需缴纳引援调节费,而这也被认为是上港俱乐部(现海港)过去数个赛季都处于盈利状态的原因。

上港俱乐部2017-2019年都是盈利状态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在引援调节费细则中,足协特别列出一项盈利与亏损的界定和公示,可能就真的存在盈利俱乐部无需缴纳一说。当然,足协的各项政策模棱两可,甚至会被俱乐部钻空子,也是导致有令不执行的原因。足协曾表示会公示盈利或亏损俱乐部,但到目前为止,尚未见到足协公示过一次。

上港2019年年报就曾提到调节费一事

阿瑙托维奇是上港2018赛季夏窗引进,当时的转会费为2280万英镑,超出足协规定的外援4500万人民币/人的标准。而翻看上海港务集团的年报不难发现,俱乐部2018年的收入达到23亿之多,营业利润为-2700万人民币,但归母公司的利润为184万人民币。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在2018年属于盈利状态。

当然,上港俱乐部盈利这已经不是新鲜事,从2017到2019年都是盈利状态,而2017年将账目做成盈利,也被外界解读为避免超标引援从而缴纳调节费。

上港2020年报特别注明拖欠阿瑙的调节费

而且上港的年报中,2019年就已经提到引援调节费一事,“拖欠”中国足协近1.5亿费用,毫无疑问,这笔调节费就是引进阿瑙所产生的。只不过在2020年度的年报中,明确注明了这是由引进阿瑙产生的,2019年度的年报仅简单注明引援调节费而已。

此外,还有一个特别的细节,2017-2019年,上港集团的年报中都会提到俱乐部的营业情况,即将账目做成盈利,唯独2020年的年报中没有俱乐部的盈亏状况。

恒大2019年年报提到“青训发展基金”字眼

疑似恒大为保塔缴纳的调节费

另外一家此前有年报的俱乐部恒大,2019年的年报中则显示有青训服务费、青训发展基金的字眼,而接近恒大的媒体也声称,这是俱乐部为引进塔利斯卡和保利尼奥所缴纳的调节费。从国外媒体公布的塔利斯卡2500万欧元转会费,以及保利尼奥4750万欧元(从巴萨回归)转会费来看,4亿多的数字刚好吻合。

但除了上港和恒大有具体的财报,而且动辄数亿资金的去向不可能不做进财报外,其他涉及缴纳了调节费的俱乐部,包括了消失的天海,国安、大连人、鲁能(泰山)在内,因为没有账目可查,足协也不会公布具体的调节费数字,仅在2018和2019赛季公布引援名单时标注上述俱乐部已经缴纳了调节费。

而深足今年签下金特罗之后,也通过媒体放话,俱乐部已经向足协缴纳了调节费,但也是无从查起。包括塔利斯卡、保利尼奥、费莱尼、哈姆西克、巴坎布、比埃拉,保利尼奥、塔利斯卡、哈姆西克、卡拉斯科、费莱尼、莫德斯特,足协应该收到的调节费超过20亿,但这笔钱花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按照足协的设想,这笔钱应该用于青训,当然也有媒体人指出,足协没有专门收取调节费的账户,导致上港集团账户上“躺着”1.5亿原本用于缴纳调节费的款项。

因为上港集团2020年的年报,让调节费这个原本已经消失的名词重现江湖,但背后隐藏的太多秘密,外界注定无法知晓。至于陈戌源为上港集团开后门,可以说是无稽之谈,只是足协的管理混乱,从调节费一事也可以初现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