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娱乐曾经的亚洲第一都市,现在怎样了?

2020-12-26 09:17:13  bybob国际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锦绣人文地理(id:globalcateg)。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近一个月,

南方人被东北人花式过冬的热搜

刷屏好几次了。

学生冒着大雪去上课,

走路劈叉是基本功,

大家滑才是真的滑。

万物皆可速冻,

泼水成冰是每年的固定节目,

一瓶热水搞不定,那就两瓶。

报纸截图。来源网络

还有网络一线牵的“雪地代写”,

要跟谁告白,东北大爷帮你写,一次5块钱。

进屋里唠嗑,东北人有暖气、热炕头,

南方人就只能靠一身正气抗寒了。

长春雕塑公园室外雕塑。来源:摄图网

在大东北的冰天雪地中,

长春这个城市,享有“北国春城”的美誉。

今年《自然》杂志发布的全球科研城市榜单显示,

长春击败 “共和国长子”沈阳、

“冰城”哈尔滨等东北老牌工业城市,

位列东北三省城市第一名,

也是全国前十的科研城市。

作为吉林省会的长春,

显得格外低调,却正如其名,

承载了许多沧桑与荣光,永葆长春。

01  长春从何而来?

说一个城市环境好,

一般用青山绿水形容。

到了东北,却流行白山黑水。

白山即长白山,黑水就是黑龙江。

整个东北地区的水源灌溉,

与这两者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

中国“七大河”之一松花江,

自中、朝交界的长白山天池顺流而下,

从密林和草原中流过,

由于水流和陆地的双重作用,

部分泥土和落叶、草根等形成的腐殖质,

在陆地沉淀淤积下来,

使大地变成了沃野千里的黑土平原——东北平原。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

那里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

在那青山绿水旁,门前两棵大白杨,

齐整整的篱笆院,一间小草房啊。”

多年前,一首老歌的歌词

形象地描绘出了东北人家的生活场景。

东北平原是世界上三大黑土区之一。

黑土有“一两土二两油”的说法,

因此,位于东北平原的长春,

与江南的鱼米之乡一样,也盛产水稻。

有山有水,加上优厚的自然环境,

吸引了先民的定居。

早在商周时期,

这里就是满族人祖先肃慎人的部落所在地。

那时她还不叫长春,有个更喜庆的名字——喜都。

自此之后,历经扶余、高句丽、渤海、辽等政权更迭,一直处于王都政治中心的地位。

辽金时期局部。来源Google

辽、金时期,

这里一度成为王朝的腹地,

是最重要的军事重镇和政治经济中心——黄龙府。

南宋绍兴十年(1140年),

宋将岳飞在汴京(今河南开封)附近的郾城大破金兀术后,

进兵朱仙镇,相继收复郑州、洛阳等地。

在大好军事形势下,

岳飞满怀喜悦地对部下说:

“我们乘胜进军,直接打下黄龙府,

那时与诸位痛饮庆功酒吧!”

这便是成语“直捣黄龙”的由来。

最终,黄龙没捣成,

岳飞受朝廷所迫退兵,

因“莫须有”的罪名,冤死于风波亭。

南宋再也没能恢复故土,更无法直捣黄龙。

自蒙元至大明,

东北地区一向成为游牧民族的风水宝地,

归于“奴儿干都司”、“兀良哈三卫”、

蒙古科尔沁部落管辖。

清朝地图局部。来源Google

17世纪,明衰清兴。

在白山黑水之间,

祖祖辈辈生活在此的女真人建立后金,强势崛起,

此即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的前身。

1636年,皇太极改国号为清,族名为满洲,

从此女真又被称作满族人。

东北,也就成了清王朝的“龙兴之地”。

1644年,清朝摄政王多尔衮审时度势,

在山海关前招降吴三桂,顺利入主北京。

清入关后,满洲勇士纷纷随军入关,

关外人口骤降,为更好地保护大清的东北地区,

政府开始鼓励关内居民移民拓荒。

但好景不长,新增移民在拓荒之余,

也大肆开采清政府视为“龙脉”的长白山。

来源:摄图网

因此,皇太极、顺治、康熙等皇帝

为保护长白山的“参山珠河之利”,

修建“柳条边”限制移民开发。

东北之地物阜民丰,

可谓“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进饭锅里”,

这给新移民带来无限诱惑。

因此,大胆好事之人明知有禁令,

也甘冒生命危险,踏入这块公认的“世外桃源”。

长白山天池。来源:摄图网

到了嘉庆初年,

今天的长春所在地,人口已超过2300户,

开垦荒地超过26万亩,俨然一个小型城镇。

眼见“生米煮成熟饭”,清政府也逐渐放开了封禁政策。

因垦民日众,1800年,嘉庆皇帝下旨,

在今吉林长春市南始建“长春厅”,

隶属吉林将军管辖。

长春之名,由此而来,

至今不过200多年。

短短十年间,

已成为清政府“厅”一级行政单位的长春,

人口数量激增,突破万户,

人口比原先作为部落属地时,多出了五、六倍。

在大规模开垦农业的同时,

一批由直隶、广东而来的商人和山西的票庄

也在此地贸易、开设分号,

长春商业由此萌芽。

清朝吉林地图(吉林、黑龙江将军辖区的副都统作府级处理)


到了19世纪后半叶,

长春已具有相当规模的手工业作坊和金融业,

形成了“三里一小屯,五里一大屯”,

屋宇栉比、鸡犬相闻的东北贸易集散中心。

1889年,长春厅改升长春府,

原本籍籍无名的小城,站上了时代的大舞台。

02 轰鸣于铁路之上

整个19世纪,

长春基本属于城市形成和起步阶段。

长春真正成为现代化都市,

则起源于20世纪,中东铁路修建之后。

进入19世纪中叶,

清政府周旋于欧美列强,忙着割地赔款。

各地或开放通商口岸,或划定界限作为“租界”。

在东北,渤海东岸的辽宁营口

也率先成为列强瞄上的通商口岸,

成为洋人进占东北的据点和洋货的集散地。

1912年时的长春市街地图,当时长春站东侧的吉长铁路线已修筑完毕并与长春站内的另两条铁路线对接。来源网络。

甲午战争后,列强变本加厉。

俄国在20世纪初,以哈尔滨为中心,

西至满洲里,东至绥芬河,南抵大连,

修筑了一条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中东铁路”。

因为地理条件因素,长春常年盛产大豆。

直至20世纪20年代,长春输出大豆

始终占东北大豆输出总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大豆产品远销欧美、日、俄等国家和地区。

轰鸣的火车,将出口日本、俄国、欧美等地的

大豆源源不断地送出,也运来了大量外国资本,

刺激了欧、亚沿线商贸迅速发展。

大批以粮豆为原料的制粉、

榨油等相关产业纷纷建立,

近现代化机器工厂不断涌现,

带动了这一区域工业的发展。

为了抢占铁路资源,

日、俄两家大打出手,史称“日俄战争”。

长春铁路。来源:Google

1905年,战败的俄国正式通过《朴茨茅斯和约》,

中东铁路以长春为界,一分为二。
中东铁路长春至旅顺段的所有权和管理权转给日本,

改称“南满铁路”,

日本在长春及南满铁路沿线地区设立“满铁附属地”

日俄在东北土地上相争,是近代中国的屈辱,

但不可否认的是,长春由此进入“城镇化时代”。

中国古代的城市规划思想,

大多反映古代统治阶级思想,

也会受到传统风水、八卦学说的影响,

讲究“前朝后市”或“左祖右社”。

1940年出版的的长春地图局部。(伪满洲国新京)来源网络

但日本占领长春后,摒弃了中国传统观念,

以英国社会活动家霍华德的“田园城市”理论为指导,

结合法国巴黎城市规划,重新对城市布局进行了规划,

不但在城市中建立小学、医院等公共设施,

还率先以生活功能对城市进行区域划分,

同时引进管道煤气、抽水马桶,架设地下电汽管道,

开挖现代城区地下排水“分流系统”,

规划地铁、有轨电车道路,

使其看上去更像是一座现代化大都市。

不过,日本人如此费尽心机规划长春,

并非出于好心,而是为了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03  血泪与崛起

日本人占领长春后似乎意识到,

这里将可成为日本东亚战略海外殖民地的中心。

因此,在城市基础建设动工伊始,

从今天长春站到胜利公园,

一条贯穿南北,名为“中央通”的大街首先被打通,

即今天长春的中轴线——人民大街。

长春城市近现代的基础建设,

乃至今天的城市规划延伸均由此开始。

早上5点钟的长春人民大街。来源:图虫创意

九一八事变后,

清朝逊帝溥仪在日本人的扶植下第三次登上帝位,

建立傀儡政权“伪满洲国”(下称伪满),

改长春为“新京”,

意在表明新朝新气象。

但这不过是日本人为了侵占东北找的所谓“理由”。

伪满洲国国务院,现位于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大学。来源:图虫创意

而那些新的伪部门,

几乎全部座落在名为“中央通”的

南北中轴线及附近范围内。

如伪满新京邮政管理局,

如今的长春市邮政局。

长春电影制片厂博物馆。来源:摄图网

伪满国务院旧址,

现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部。

伪满兴农部,伪满的农业部,

如今的东北师大附中

伪满中央银行俱乐部,

今天的长春宾馆。

“满映”,

如今的长春电影制片厂。

净月潭。来源:图虫创意

这一时期,

长春开始修建多块城市绿地、公园,

完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

在城市南郊,

开挖了第一座

为长春市城区供水的“水源地”净月潭,

沿潭人工栽育树种,

使之拥有完整的森林生态体系。

如今,

净月潭森林覆盖率达到96%以上,

拥有“亚洲第一大人工林海”的美誉。

长春净月潭湿地公园盛开的马鞭草花。来源:图虫创意

长春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冬季雪景。来源:图虫创意

“新京”人口不断膨胀,至日本战败前夕,

这座新兴的城市已经拥有常住人口120多万,

人口总数约300万,

市区面积超过80平方千米,绿化率超过80%,

比日本人引以为傲的东京都面积更大、人口更多,

俨然“亚洲第一大都市”。

“中央通”的东北角,伪满皇宫里,

时间裹挟着那个意图恢复祖宗社稷的逊帝溥仪的忧思,

静静流向远方。

欧洲折衷主义建筑风格的“皇宫”,

让设计师们可以自由发挥想象空间,

搭配出更多具有时代烙印的杰作。

长春伪满皇宫博物院。来源:摄图网

久居深宫的逊帝溥仪却缺少了那些所谓的自由,

他唯一能够左右的,

大概只有从宫殿的这头走到那头的步履自由。

溥仪在宫里寂寥地过了14年。

宫外,四万万同胞浴血奋战了14年。

大屋顶,两排树,圆广场,小别墅,

依旧矗立在原地,也在警醒世人铭记历史。

04  两个“第一”

新中国建立,洗刷了近代百年屈辱。

此后,中、苏两国政府正式签署

《关于苏联专家在中国工作条件的协定》,

社会主义老大哥派遣专家前往我国援助重点工业建设,

其中包括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汽车制造厂。

因此,

长春拥有“东方底特律”之称,

是中国汽车工业之城。

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1号门。来源:图虫创意

1953年,经过一番协商,

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即今一汽集团)在长春破土动工,

毛主席亲自为其题写厂名。

1956年7月13日,

第一辆解放牌CA10四吨载货汽车顺利诞生,

从此结束了中国汽车只能靠进口的历史。

之后,一汽趁热打铁,

乘“东风”,展“红旗”,

完成了中国现代汽车制造史上的两次创举。

作为新中国汽车工业摇篮的一汽,

着实让长春扬眉吐气了一把。

那个年代,

在一排排苏联风格家属院内,

甚至流传着一种说法:“厂内女不嫁厂外郎。”

在那个年代,

能跟“东方底特律”媲美的,

也许就只有“东方好莱坞”了。

长春电影制片厂旧址博物馆。来源:图虫创意

1955年,

中国第一家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建立。

在此后数十年的时间里,

长春电影制片厂(以下称长影)先后制作出了

《五朵金花》、《上甘岭》、《英雄儿女》、

《刘三姐》、《白毛女》、《董存瑞》、《人到中年》等

一大批优秀作品,影响了几代人的成长。

长春电影制片厂博物馆。来源:摄图网

那个年代的长影,

汇聚了全国最优秀的一批影视明星和导演。

袁牧之、陈强、李颉等50、60年代最火的影视巨星,

都在此地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影视作品。

长春因“长影”的繁盛,又多了一个名号——“东方好莱坞”。

如今,长春的两个“第一”

依旧在各自的领域中,引领着城市的发展。

05 长春人,有“三宝”

众所周知,

东北三宝是人参、鹿茸、乌拉草。

在长春,人们日常生活中,也有“三宝”:

撸串、喝酒、搓个澡。

与一线大城市不同,

长春本地人不喜欢宣扬“996”、“007”。

朝九晚五之后,长春人更喜欢三五好友聚在一起,

大口喝酒,大碗吃肉。

酒足肉饱,再一起到澡堂子里搓个澡。

在东北,三餐离不开烧烤,生活离不开炭火。来源:图虫创意

除了这三样传统外,

长春人还用娴熟的厨艺,

充实了自己的“五脏庙”,

为这座寒冷的北国春城增添更多的市井烟火气。

小鸡炖蘑菇。来源:图虫创意

猪肉炖粉条、炖鱼贴大饼子、小鸡炖蘑菇、

锅包肉、牛肉酱汤火锅、狗肉锅,琳琅满目,

还有贼拉喷香的东北大米饭,管饱!

吃饱喝足,该考虑以后了吧。

很多人不知道,在人烟火气之外,

长春这座老牌工业城市,一直在为未来蓄势待发。

夜幕下的长春。来源:图虫创意

作为“中国智力密集型城市”之一,

长春在光学、精密仪器、

激光技术、高分子密度材料等领域,

均位列国内领先水平。

在“东方底特律”和“东方好莱坞”之后,

长春又获得“东方波士顿”的美誉。

吉林大学中心校区唐敖庆楼。来源:图虫创意

截至2019年6月,

长春拥有两院院士40人,“万人计划”入选者39人,

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31人。

在教育资源上,这里还拥有号称

“全国在校学生人数最多的大学”:吉林大学。

吉大校友自豪地说,

美丽的长春就坐落在吉林大学里。

得才者兴,得士者胜。

人才不断引进与聚集,

为长春在未来发展中提供了更多机遇。

长春吉林广电。来源:图虫创意

从古至今,长春人杰地灵。

抗战中,在白山黑水之间

抵抗日本侵略者的爱国英雄马占山,是长春人。

有“南玲北梅” 之誉,

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梅娘也是在长春长大,

并在家乡开始创作,

她的作品以一种朦胧的女权主义引领时代潮流。

还有“两弹一星”功勋、物理学家彭桓武,

他生于长春,求学时与杨振宁等被誉为“清华四杰”,

建国后参加了多项国防科研任务,

包括原子弹、氢弹的研究和设计。

长春人也不缺文艺天赋。

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是长春人,

他出身曲艺世家,

从小就学东北大鼓,随父母浪迹江湖。

除此之外,演《亮剑》的李幼斌、

初代“小品王”陈佩斯、刘烨、李玉刚、李思思等,

都是吉林长春人。

往近的说,

今年让大家爱上看新闻的央视记者王冰冰,

也是从长春走出来的。

今天的长春,

正如百年前城市兴起时一样,

人才强市,

必能使这座城市,如其名字一般,

长春!

创作团队

撰文:大唐梁金吾

配图:邓贽嘉

...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