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今年最牛国产剧,全靠西安

2020-12-23 09:15:49  bybob国际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世上不仅只有三百多种职业,有的职业从未被大众知晓。

西安的“装台人”最近在火出圈的电视剧《装台》里出现了,这群隐匿在舞台背后的「艺术家」才被人们逐渐熟知。

他们像社会底层的人,大城之中的小蝼蚁,为了生活与口粮在偌大的城市中挣扎,用双手换来日复一日的生活。

《装台》里,演的是那些与众不同的烟火人生。

电视剧《装台》。图/豆瓣电影

有人说这是“十几年来很难得见到的平民电视剧”。

就连《人民日报》也接连刊登“大篇幅”评论——“歪滴很”!(不同寻常!)

城城觉得《装台》这种以微见微的“平凡电视剧”,实在太久没出现了。要知道,上一部被人这么评价的国产平民剧,还是20年前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在顶流“主宰”的社会中,我们“能”看到的都是别人“让”我们看到的。

很多时候,选择少之又少。

而《装台》的好,在于它不是一部“情节生猛”的电视剧。平淡无常,每件事情都像是你我会在生活中遇到的一样。就连演员也都是些老戏骨。

电视剧《装台》海报。图/豆瓣电影

看着看着。

你会发现《装台》里装的,是西安人心里最柔软的所在。

不少人又找回当年看都市剧时,那种对生活认同感以及顿悟。

01

《装台》

演的是“装台人”的人生

城城在看《装台》时,看见有网友在弹幕里发了一句话,“从来不知道有这工种……如果没看这部剧,我估计永远不知道吧。”

什么是“装台人”?

在演出前,为舞台搭台、架灯、布光、装箱……紧张地扛扛抬抬,搬来搬去,爬上爬下,挥汗如雨,靠吃苦卖力气挣工钱,让原本荒凉的舞台有了声与色。

而当音乐响起,舞台灯光一打,这群人又会消失在舞台之上。因为他们永远不会成为舞台上的“主角”。

在后台的朱冬平。图一/西安发布 作者李连源;图二/西部网

电视剧《装台》里,47岁的刁大顺,是“装台人”队伍里的老大哥。

对手头里活儿的数量和进展了如指掌,还能里里外外兼顾到。作为老大哥,有一群人乐意跟着他一起干活,都是为了在城市里混一口吃的,满世界跑。

他说过一句话,“人啊,就是你给我装台,我给你装台。”

图/豆瓣电影

“装台人”刁大顺的原型,就是朱冬平。

今年60岁,是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从事装台工作近三十年,在场的人都会听他的发号施令。

他的装台人生,似乎被写进了《装台》的剧本里。

在舞台上工作的朱冬平。图/西部网

朱冬平不会知道,拾起装台这个行当时,今后占据他人生中最多的词就是“装台”。

30多年前,他放弃厂里的工作去做了装台人,给本地腔剧团、外来文艺歌舞演出、婚丧嫁娶等不同场合都装过台。

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行外人,成了看一眼就知道客户想要什么样子的装台人。

朱冬平。图/西部网

“我们这些人,没咋上学就只能干些力气活。”

“这些人”,指的就是“装台人”。

他们大多数其貌不扬,放在人群中一下也找不出来的那种。他们是在城市之中摸爬打滚,以微见微的平凡人。

在后台的朱冬平。图/西部网

在《装台》热播后,朱冬平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看。

他对这部剧早有所耳闻,但更多的是从身边的人那里听来的。因为实在太忙了,每道年末,各种文艺汇演都统统聚在一块出现。

今年也不例外,甚至比想象中还要来得早一些。

舞台的后台。图/西部网

这部剧越火,喊他“刁顺子”的人也越多,但他更习惯别人喊他“生生”(陕西话seng,一个三声,一个二声)。

在陕西话里,这个名字有“愣头青”的含意,但敢冲敢拼。

电视剧多少是有着艺术色彩的。真实的装台人并非仅仅做装台的工作,送货、搬家……甚至送人,什么都做,蹬着个三轮车满城跑,只要给钱统统给你安全送到。

离不开三轮车的朱冬平。图/西安发布 作者李连源

朱冬平是喜欢和舞台打交道的。

特别喜欢装古典戏的舞台,布景的东西少,装起来轻松,花半天或者一天就能完成,还能接点其他的活儿。

图/豆瓣电影

但装台人干活的时间并不是固定的,他们像个“散工”。

有时出现在白天,有时出现在黑夜。有活儿就走,时间和地点都不固定,有时候给明星装演唱会舞台,一干就是三四天。

在搬运道具的朱冬平。图/西安发布 作者李连源

“装台”生活,并不轻松的“苦差”。

装台人的工作很复杂。在现场要听甲方的指挥,灯装不好又要爬上去修修整整,布景错了要拆了重新装。

布景分软景和硬景,通常依照舞台的主要元素来定的;

层层交叠在一起的灯光,是舞台的灵魂,主要增加气氛,每一次都要经过无数次的校对才能完成;

音响需要照顾到场地的形状,要发挥出最大的音响效果。花了时间,也耗了力气。

图/豆瓣电影

有时把场地完全装好了,才发现已是凌晨。但毕竟,活儿少的就不会请“装台”了。

图/西部网

晚上下班,有时不知道回到城中村的时间还有多长,大家就会在回去的车里算算今天又拿到了多少钱——

盘算着给媳妇、儿女、家里添些新东西,又为马上要建的新房子挣了多少块砖。

图/《装台》

但有时候,也有特殊情况。像电视剧里那种把活儿干了,该要工钱的时候人失踪的事儿并不少。

“前些年有,现实中,有些外面的老板会少给你工钱,你再打电话人家也不接。”

遇到这种情况,就只能自己认了。

大家的知识水平不高,力气倒是有。四五十号兄弟这么多年也愿意跟着他干,这样的好处就是稳定,钱不多,但能挣一点是一点。

图/豆瓣电影

装台人干的是体力活儿,赚的是辛苦钱。

风餐露宿、走南闯北、日夜颠倒,也是每个装台人的常态。

图/豆瓣电影

顺子说,“人活着,其实都是装台人,父母为子女装台,员工为老板装台。装台是为了表演者搭台布景。”

其实大家都是装台人,在如此瞬息万变的社会中,普通人对于自身生活的意义和精神,是越来越需要确认的。

而《装台》的出现,恰逢其时。

图/豆瓣电影

《装台》改编的是矛盾文学奖获奖作家陈彦的同名作品。他一开始就打算为“小人物”立传,说“不因自己生命渺小,而放弃对其他生命的温暖、托举与责任”。

小蝼蚁的故事可以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而一群人和一种职业,撑过了33集。

无论是朱冬平还是刁大顺,最后都能站稳舞台中央。

图/豆瓣电影

02

西安的日与夜

是正宗的“陕西味儿”

《装台》里演的不仅是“装台人”的生活,还“演”了一座城——西安。

通过顺子在西安的生活轨迹,一座既古老又现代的西安城就这样展现在了大家面前。

图/豆瓣电影

明城墙、环城公园、四府街、大雁塔、文艺路、兴庆公园、钟楼……

这些在西安生活每天都会经过的地方。城城从弹幕里西安人的发言,发现了最击中他们内心的,是刁大顺生活的城中村——刁家村。

电视剧里的“刁家村”,是曾经真实存在的。

原位于文艺北路戏曲研究院旁,城墙的南边不远处。

秦腔里的《周仁回府》《铡美案》《赵氏孤儿》……都是在刁家村这里唱响的。

为了原汁原味还原剧中京西城中村风貌,在西安拍摄期间,直接实景搭了一条街出来。大到筒子房、小商店,小到一块广告牌,都是复刻当年的“刁家村”。

图/豆瓣电影

在真实的生活里,朱冬平就住在这个地方。

他平时经常站在文艺路上自家的三轮旁边等活儿,等找他去“装台”的人。

西安的刁家村和朱冬平的“老地方”。图/西安发布 作者李连源

因城市发展的需要,刁家村早已拆迁,改名“徐家庄”。

徐家庄靠近西安高新区的中心板块,被称为是“西安城中村最大的白领集散地”,很多“西漂”青年来西安“追梦”,都是从徐家庄起步的。

图/豆瓣电影

为了营造城中村杂乱却热络的烟火气,拍摄的时候特意搭出了一整条街。

各种摊位,密麻的电线,简陋招牌,因时间而裸露的墙面和砖头……刁大顺的家,就挤在这条街上。

图/豆瓣电影

电视剧演的是故事,装台人装的是人与人的扶持,以及城中村的众生相。

故事从白天的城中村开始,到夜晚也会将他们的人与思想一同拉回到小小的城中村里。

图/豆瓣电影

曾经在城中村长大的西安人和来“西漂”过的人,如今还能看到自己曾经待过的地方,那些往日七拐八弯的小巷子、破旧但有人情味的筒子楼……

如今在电视剧中得到了完美的还原,既亲切,又怀念。

图/豆瓣电影

想复刻城市味道与气韵,仅仅依靠建筑是不行的,还需要人文因素。你在《装台》里,能看到很多“陕普”。

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集。

干体力活的人,对生活要求不高。蹲在地上“干饭”,挨着墙根“圪蹴”下,一手端着碗,一手捏着馍,说着陕西方言“今儿货硬啊”边聊边“咥”……

城城看的时候,代入感特别强。

图/《装台》

像这样的话还有很多。

顺子警告兄弟们“不要找马达”,这句话是“不要找麻烦”。懂的人自然是秒懂的,但外省人就听得团团转了。

还有一些字生僻到字典里也找不到,输入法也打不出来。

但陕西人说话常用,比如“pia”。

用喜剧效果演绎出来的方言,比如“哈人(坏人)”“瓷锤(傻的)”“瞀乱(烦人)”等,和平时说话还有不一样的语境,陕西人笑得合不拢嘴,弹幕发得停不下来。

尽管近几年网络发达,很多人都听过陕西方言。

但有些并非是字面意思的陕西话,只有土生土长的陕西人,再结合语气、表情、场景才能理解它的意思。

陕西人说话,外地人听着觉得像吵架;写出来却又感觉很别扭,没了那种感觉。

图/豆瓣电影

城城还发现,《装台》里连背景音乐都是很“陕西”的。

顺子的手机铃声,是一段秦腔唱词,老实本分的陕西汉子人设一下子就起来了。

铁主任老婆在《人面桃花》的唱段惊艳了大伙,弹幕里疯狂打她Call。因为扮演她是秦腔戏曲名家,还被评为秦腔“百佳演员”,唱的正宗秦腔。

身临其境,不过如此。

图/豆瓣电影

03

人间烟火

是生活在闪闪发光

电视剧演的是人生,拍的是真正的烟火气。

图/《装台》

陕西有着秦腔秦韵,有关中平原的粗放不羁,也有鱼米之乡的秀丽底蕴,让陕西人生来直爽、豪放。

图/豆瓣电影

前两年《白鹿原》播出,里面的美食在深夜里引得一众吃货哀嚎。《装台》的开篇就一股气释放出几十种西安地方小吃。

图/《装台》

难怪……弹幕里西安人都欢迎大家来看《舌尖上的西安》。

锅盔、凉皮、油酥饼、肉夹馍、胡辣汤、泡馍……

在装台人的心里,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在每种食物里,都能找到与剧中人物相对应的色彩。

图/《装台》

生活对人的历练,是会铭记在一个人心里的,有时候又会在不经意间把这些历练偷偷“展露”出来。

城中村的“黑总”开口闭口都在谈着上亿的生意,却把房子租出去,自己睡在车里。早上简单地吃个炸盒子,一口下去满足得很。

这是曾经艰难讨生活的痕迹。

如今富裕了,不缺钱,但依旧生活在简陋的城中村。

图/豆瓣电影

大雀儿请顺子吃面,一向省吃俭用的他还买了些吃的,边吃心里边打算要给孩子们留着。顺子嘲笑他天天存钱也存不了几个钱。

但大雀儿是把钱都寄到家里了。

图/豆瓣电影

顺子把有媳妇儿的好消息告诉窦老师。

窦老师为他高兴,俩人一起去吃了辣子蒜羊血。吃着吃着,顺子才开始明白,日子过去了就回不来了,以后的事情也不清楚,当下才最重要,也最实在。

这是半个城中村,一群装台人,日日欢喜哀愁。

图/豆瓣电影

包工队铁主任跑去买吃的那个小南门,街边全是卖饭的吆喝声。

小南门原叫勿幕门,西安人叫小南门。

每天天刚微微亮,小南门的早市就开了,西安人逛着早市买菜,摊贩之间打着招呼。四处飘香的早餐也刚刚出炉,油茶、肉夹馍、甑糕、胡辣汤……

穿过顺子每天经过的小南门,会发现生活真的很简单。

图/豆瓣电影

朱冬平和顺子。

生活是装台,工作也是“装台人”。

他既是搭建舞台的人,也是为别人制造梦想的人。

看似邋里邋遢,然而人格在发光。用双手挣钱,脚踏实地,渺小却努力,扛起责任和担当。

是平凡的一个底层小人物。

图/《装台》

当太阳升起,当人们走出家门,意味着城市之中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但对“装台人”来说,这并不是绝对。

但如果你用心,会发现刚刚关灯的舞台上有他们曾经踩过的痕迹。要是你在清晨碰到他们,还能见到那副欣喜而带着疲倦的面容。

这些,都是为某座城市或舞台留下的,深刻存在并且不容忽视的证明。

图/豆瓣电影

——

今年60岁的朱冬平,要退休了。

他希望《装台》能给大家伙带来更多赚钱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装台人的工作不是表演,而是靠着本能去活着。

当作为一个仰望舞台的普通人时,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成为主角,只知道,“装台”也能是一种人生表演。

图/西部网

参考资料:

1. 故事稳、人物真,“陕味”十足的《装台》让人间烟火落了地,公众号“新剧观察”

2. 刁顺子的“原型”是他——平凡但格外努力的“装台人”,公众号“西部网”

3. 收视破2、豆瓣破8,《装台》让人怀念起都市平民剧的黄金时代,公众号“影视独舌”

4. 《装台》里装的,是西安的烟火,公众号“今西安”

版权声明: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豆瓣电影及公众号“西部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作者 / 城城

·   END   ·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