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娱乐泰国的君主制为什么可以延续至今?

2020-10-28 09:17:49  bybob国际

泰国君主制

作者|霈霖

责编|Thomas

君主制度曾经是人类社会进化过程中一个普遍性的存在,目前世界上仍有30多个国家保留着君主制,但其中大部分君主已经没有了实权(君主立宪),只有一些政教合一国家的君主因为教义原因而有例外。

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中,以英国和日本最为人熟知,他们的君主仅仅作为国家的象征而存在。而泰国的君主制与英日两国有很大的不同,泰王颁发的命令具有法律效力,有权否决议会和政府等等,这些都意味着泰王并不是“虚君”,仍然掌握有统治国家的权力。

泰王还享有一系列受到法律保护的特权,可以有20多个妃子、平民在王室成员面前只能跪拜等等。这些君主特权承袭自封建专制时代,与现代政治文明颇有冲突。为什么泰国的君主制还能保持到现在?

一、生于忧患的拉玛王朝

现任的泰王属于拉玛王朝,这个王朝的创始人却克里对泰国有再造之恩。18世纪中期,缅甸是东南亚最强大的国家,四处武力扩张。泰国的阿育坨耶王朝则日趋没落,使泰国成为缅甸主要的征服对象。

1767年,缅甸灭亡了阿育坨耶王朝,这是泰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泰国人民没有屈服于外来者的统治,纷纷发起复国运动。在多股反抗势力中,却克里因为对复国贡献颇大,在1782年被拥戴为新的国王,从而开创了“拉玛王朝”。

复国成功后,新王朝的生存仍然面临着来自内外两个方面的威胁。缅甸军队没有放弃入侵,国内也存在着数个强大的反对势力,阿育坨耶的王子也包括在内,他们的地盘和武装力量都不弱于拉玛王朝。

却克里,即拉玛一世,在对抗外敌的同时,不断加强中央集权,实现了国家的统一和完整,使后来的欧洲殖民者没有机会对泰国各个击破。

从这个角度来看,拉玛王朝对泰国的意义非常重大,避免国家沦为缅甸的附庸,使泰国成为一个团结的整体,因而享有很高的荣誉和威望。这是拉玛王朝能够存续至今的历史源头。

拉玛王朝

由于一直面临较大的压力的历任国王都不敢放松对自身的要求,在治国和个人品德上都保持着相对较好的纪录。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外界的变化始终保持着敏感,并有针对性地调整国家的走向。

二、反殖民的先锋

19世纪开始,欧洲列强掀起了瓜分殖民地的狂潮。英国在占据印度后,又在1885年彻底击败曾经的东南亚霸主缅甸,废除缅甸国王,将缅甸变成殖民地。

眼看英国人已经向东南亚伸出手来,英国人的老对手法国人自然不甘心,也加快了殖民步伐。先把越南国王变成傀儡,从而吞并了越南,再侵占老挝和柬埔寨,整个东南亚似乎已经成为欧洲殖民者的盘中餐。

无论是否愿意,面对欧洲先进军事、文化等方面的冲击,以封建君主制为主的亚洲国家都必须实现转型,否则只会沦为欧洲人的殖民地,主要的区别在于是主动、还是被动。

中国被迫打了两场鸦片战争,首都北京被英法联军占领,付出割地赔款等巨大代价后,才被动地开始洋务运动。日本通过打倒幕府、重树皇权,主动发起明治维新。而其他国家则沦为殖民地,被逼着进入近代社会。

而泰国的拉玛五世敏锐地觉察到时代的变化,于是他在1868年开启了泰国的西化改革,带领泰国主动迎接西方的挑战。与中国的洋务运动、日本的明治维新差不多同步。

为了防止重蹈缅甸和越南的后尘,拉玛五世从多个方面进行改革。首先特别重视军队建设,购买西方武器,聘请西方教官,把泰国军队改造成为一支强大的近代化军队。到19世纪末,泰军已经拥有了十个师,全套西式火器,连法国人都认为这是一支现代化的军队。

拉玛五世加强军队,一是为了保卫自身政权的需要,二是抬高欧洲人殖民泰国的成本,使他们觉得武力征服泰国的代价太高。这样一来,军队在泰国社会便拥有了更高的社会地位。

拉玛王朝本身是依靠武力实现复国的,缅甸的军事威胁也始终存在,因此军人的地位向来不低,“好男不当兵”这种说法在泰国从来没有市场。不过,这也为20世纪中叶军政府的出现埋下了伏笔。

在经济方面,拉玛五世通过逐步加大经贸领域的开放,满足欧洲殖民者对泰国市场的需求,以削弱他们直接吞并泰国的欲望。泰国本身又是个农业国家,缺乏战略性资源,也使征服泰国变得无利可图。

即使拉玛五世全面进行西化改革,欧洲殖民者仍然对泰国抱有一定的野心。整个19世纪先后被英法殖民者割走的泰国土地面积,差不多等于保留下来的国土,国家的关税和司法自主权也遭到严重破坏。

割地虽然是痛苦的,但泰国利用分层次的退让,为自己争取到了近代化转型的时间,也保证了以泰人为核心的国家主体部分的独立,奠定了现代泰国的基础。

另一方面,泰国所拥有很好的地缘政治条件,也是能保住国家独立的一个重要因素。东边的老挝、柬埔寨、越南属于法国人的势力范围,而西边的缅甸是英国殖民地,泰国正处在两个英法之间,具备了纵横捭阖的基础。

欧洲人认为缓冲区对于避免两个强国发生冲突是非常有必要的,泰国恰好是英法两大势力在东南亚的缓冲区,两国都不希望对方独霸泰国,因此给泰国留下了独立的空间。

拉玛五世的高瞻远瞩,再加上泰国自身的有利条件,使泰国幸运地在欧洲人的殖民狂潮中保住了自己的独立。整个东亚地区除了泰国外,只有中国和日本做到了这一点。而泰国的历史底蕴和国家实力都远不及中国和日本,却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在是难能可贵。

与中国、缅甸、越南等君主在近代化进程中的保守或无能相比,拉玛五世的表现是极其出色的,其对泰国的贡献并不亚于拉玛一世,因而在泰国人民心里享有极高的威望。当1932年宪政革命时,泰国人民对拉玛五世记忆犹新,这也是君主制没有被推翻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主动交权立宪

大批年轻的泰国军人和知识分子出国留洋,增长学识开阔眼界的同时,开始对君主专制产生了疑问。1885年,泰国政权高层便已有人提出实行君主立宪。1912年,受到中国辛亥革命的鼓舞,一群年轻军官密谋发动政变企图推翻君主专制,但这些活动都没有成功。

1911年中国发生辛亥革命,结束了清王朝的统治。一战后,俄罗斯、奥匈帝国、奥斯曼等大国的王冠纷纷落地。君主专制制度在全球范围内变得越来越不合时宜,这些都对泰国产生了冲击。新兴的工商阶层组建了泰国第一个政党人民党,代表泰国开始了现代政治进程。

1928年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波及到泰国,使泰国的工农业都受到沉重的打击,人民生活水准下降。受过西方教育的年轻军人和知识分子把君主立宪视为拯救国家的有效途径。

1932年6月24日,由人民党成员和几百名军人发动政变,抓住一部分王室成员,要求实行君主立宪制度,颁布临时宪法并设立议会,实现党派政治。

出于维护国家团结,避免用武力解决争端,同时也是为了顺应世界政治潮流,拉玛七世在三天后同意了政变方的要求,结束君主专制,人民党则在宪法里保留了王室的特权,以作为回报。

泰国的宪政革命要比中国与日本温和得多,几乎没有发生流血事件,虽然像其他君主立宪国家一样,泰王不再参与国家政务,并且只是名义上的三军统帅,但泰王的崇高地位得到宪法的认可,政府、议会与军队三者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

拉玛王朝取得政权以来,一直在泰国民众心里保持着较好的形象。从拉玛一世复国、拉玛五世反殖民,到拉玛七世主动交权,一直主动把握着历史潮流的动向,引领泰国社会的进步。

另一方面,泰国民众普遍信仰佛教,反对暴力,崇尚谦逊和宽容,安守自己的本分,对政治活动缺乏兴趣。泰王同时还拥有佛教的“法王”身份。因此,相比腐朽反动的清王朝,泰国民众没有动力去推翻拉玛王朝。

1933年,刚刚成立的文官政府提出一个过于理想的全面国有化经济方案,遭到社会各方面的反对。

泰国军队趁势发动军事政变,驱逐文官总理,开启了长时间的军人专政。

令人尴尬的是,泰国结束了君主专制,却很快迎来了军政府。

因为人民党所代表的工商阶层并不代表泰国的主流社会,反而是军队由于拉玛五世的近代军事改革保证了国家独立,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同时又有足够力量维持国家的稳定,可以填补泰王留下的权力空白。

四、重回政治舞台

泰国宪政革命的同时,全球已经处于又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夜,安全形势极其紧张,国防安全成为泰国的头等大事。直到1958年,泰国基本处于军政府的统治下,经历了二次大战及战后的东南亚政治风云。

在此期间,泰王的实际地位与“虚君”无异,对国家事务没有发言权,拉玛八世稍有不满便遭暗杀,王室不仅不敢揭露真相,反而只能顺从军政府的意思承认是自杀。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政府差点把泰国带上毁灭之路,成为日本法西斯的帮凶,对英美宣战,并出兵夺回以前被割让的领土。幸好泰国在最后关头及时与日本决裂倒向盟国,才没有被清算。

再加上二战后全球掀起的民主运动高潮,军政府的专制统治越来越受到各方面的质疑。为了稳固其执政的合法性,军政府开始争取泰王拉玛九世的配合,拉玛九世则趁机夺回了王室财产的管理权和枢密院大臣的任命权。

泰国王室很早就拥有了诸多企业,资产规模庞大,回报丰厚。1932年革命宪政革命后,王室资产由军方代为管理,如今又回了王室的手上。拉玛九世把巨额资金投入到经济发展和慈善活动,大大提升了王室的公众形象。

另一方面,泰国社会的主体是农民,获得农民的支持,便拥有了最广泛的社会基础。拉玛九世用王室资产在农村大修水利、兴办学校,还在王宫建立农林示范园,并亲自参加劳动。这些举动都为他赢得了农民的赞誉和支持,

军政府的权力基础是军队,而军人大多数来自于农村。既然泰王在农村拥有巨大的威望,那么军政府抬升泰王的地位,便可以赢取农民的支持,稳固自己的权力。于是,军政府不断加强泰王的崇高地位,恢复了封建专制时代的跪拜礼和“冒犯君主罪”等一系列特权。

而枢密院是泰王的咨询机构,由18名退役将领、前任总理、前任法官等军政元老组成,对军政两界有着强大的影响力。掌握枢密院,泰王便不再是孤家寡人。

通过这些自下而上的布局,拉玛九世已经成功地在民众中间与军政两界建立起足够的威望,重新登上了泰国的政治舞台。也就是说,泰王今天的地位并不是实行宪政后就有的,而是各方博弈的结果。

1973年开始,军队还政于文官政府,但此后的四十多年里,军队多次发动武装政变罢免政府。拉玛九世每次都作为仲裁者,调解双方的矛盾实现和解。

军队执政一段时间,再重新选举新一届文官政府,这个循环直到现在也没有打破。截止到2014年,泰国已经发生20次军事政变,相比过去,军队的强势地位已经大为削弱。但有观察家认为,军队与泰王的利益诉求越来越接近,两者之间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现任泰国总理巴育也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担任总理已有七年之久,在他任职期间,泰国经济没有太大的起色,再加上这次疫情的影响,泰国民众的生活水准受到较大影响,从而引发了这一次的示威游行。

示威群众要求巴育下台,修改对军人执政有利的现行宪法,甚至对王室提出了批评。后者以前是很少出现的,因为现任泰王拉玛十世为了躲避疫情,携带众位妃子旅居德国,其奢华程度令世界瞩目,从而引起了泰国各界的广泛不满。

泰国君主制能够保留到今天,并拥有超出常规的权力,与泰国特定的历史和社会条件,以及历任泰王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在泰国近现代化和宪政化的过程中,泰王都起到了引领作用,使泰国平稳过渡到现代社会。

随着泰国社会进步,以及民主力量的发展,如果继任泰王不具备拉玛五世、拉玛九世那样出色的政治才能,或优秀的个人品行,那么,君主制度必将面临越来越严峻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