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官方网站西格诺里、瓦拉内和诺坎普,多少小语种名字被英语“绑架”?

2020-10-17 09:20:39  bybob国际

20多年前,拉齐奥著名前锋西格诺里随队来华参加商业比赛,已故的意大利足球专家张慧德老师作为陪同翻译。途中意大利人向他提出一个问题:“中国球迷怎么读我的名字?”张慧德如实告知,他听罢颇为无奈,表示了抗议:“我不是英国人,意大利语里我的名字读作‘西尼奥里’。”

但因为西格诺里这个译名早已在中国球迷和媒体的认知中根深蒂固,如果我在这里不用“西格诺里”,而非要用和Signori发音更接近的“西尼奥里”,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明白我在指谁。

早年,除了新华社等国家级媒体在处理外国人名和地名翻译时比较慎重之外,其他媒体一来受限于人才数量,二来采编团队相对缺乏对译名的考究精神,面对全新出现的外国人名,拍脑门决定是常态。而他们在处理译名问题时,唯一可参考的语言系统是英语。

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译名,无论其主人来自什么国家,译名都是按照英文发音生搬硬套,甚至还有可能因为译者个人原因,进一步望文生义,再糅合一部分汉语拼音在汉译名当中,哪怕“当事人”来自英国,比如把Beckham中的h读出来,叫他贝克汉姆。

而在足球世界,很多主流国家官方语言和主要用语都不是英语,一直以来,却都在中译名问题上被英语所影响。几乎每个非英语国家,都有在名字汉化过程中被英语“绑架”的例子,其中不乏一些“大语种”国家。

全球以英语为母语的人接近4亿,西班牙语则有5亿,人数上其实还多出不少,但和联合国以六大通用语种来划分大、小语种不同。在中国大部分非语言工作者的传统认知中,除了英语,其他一切语言都算小语种,在了解上也不如英语全面。所以哪怕西、法这类实际上的大语种,也还是逃不过英语的“魔爪”。

法语中,当年亨利和温格所引起的大量讨论,直到今天还余波未消,客观上其实促进了各路媒体在翻译法语人名时进行更多求证,但还是难保有些“漏网之鱼”。这些年我印象最深的两个例子是瓦拉内,以及曼联中后卫拜利。

和亨利一样,皇马后卫出身于法国海外领地马提尼克,按照法语拼读习惯,叫瓦朗[vaʁan]比较合适,一定要把后面那个轻读的ne译出来的话,参考译名辞典,也是瓦拉纳更合适一点。但一开始的译者又重复了一遍当年在齐达内译名上犯的错误。皇马主帅是来自北非的柏柏尔人后裔,姓氏应该念作齐丹。

不过齐达内已经是耳熟能详的叫法,新华社的人名辞典会收录一些名人的特定译名,齐达内因为在足球界的崇高地位,也被列入其中,成为一个固有译名,这意味着以后齐达内家族的人的中译名也应该是齐达内,而不需要纠正为齐丹。但比起Zidane这个阿拉伯姓氏,Varane这个全身上下都是法国元素的球员,再被依样画葫芦成瓦拉内则是不应该,除非这是个意大利人。

拜利这个例子,我则属于亲身经历者之一。他加盟曼联前后,我曾经写过一些稿子,当时《体坛周报》编辑部特别强调在文章中要使用巴伊,因为球员来自使用法语的科特迪瓦,Bailly后面的ll辅音群,如果在i后的话大概率发/j/,类似于“伊”的发音,比如法国一种有名的奶制品Chantilly,就是尚蒂伊。

科特迪瓦球星的姓氏同理,如果翻看《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可以找见法语中Bailly被译作巴伊,而在英语里则被叫做贝利。然而当时其他网络媒体已经把拜利这个叫法普及开了,起始称呼更正确的体坛,为了避免混乱,最后反倒得屈服于潮流,改用回不准确的译法。

顺便再谈谈博格巴和波巴两个译名之争,有一些球迷坚持认为博格巴这个译法是错误的,但博格巴这个读法其实没什么问题。法国人念他的名字,会把g清楚发出。另外一些原先不存在于法国姓名体系的外来名,法国人不一定会坚持按照正常的发音规则拼读。比如洛里斯是一个西语姓氏,法国人在拼读时不再遵守s不发音的规则。

西班牙人名的一些经典错译,我之前的文章里已经有所提及,但其实英语对译名的影响,并不局限在发音体系上。巴塞罗那的主场诺坎普(Camp Nou),远古时期还曾有坎帕诺的译法,结果因为和主流不符,还被骂作故意标新立异。其实后面这个被淘汰的译法最起码在顺序上遵从了加泰语的球场原名,Camp Nou意即“新球场”,形容词被后置。

而英文报道中为了符合阅读习惯,时而把Nou调整到前面,数十年前国内体育媒体报道国际足球,资料来源全都是英文媒体,诺坎普的叫法先入为主,最后也就被固定下来,成了约定俗成的称呼。巴塞罗那的对家皇家马德里,一开始出现在国内的时候曾经被一部分人译作真马德里,写法同样是real,英语里的真实和西语里的皇家被混淆了,好在后来这个错误被及时纠正,没有造成更大规模的认知谬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