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电竞疫情之下,中超球队正面临的生存困境

2020-09-09 09:25:12  bybob国际

(一)

江苏苏宁欠薪罢训的消息,如同流星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快到人们根本无法去辨别消息的真伪。

俱乐部的应对十分迅速,消息传出后仅3个小时左右,官方便明确表示欠薪罢训是不实消息,很多球迷也认同此观点,毕竟自“金元盛世”以来,中超便极少传出欠薪的新闻,反倒是球员们的高薪引来一些群众的不满,“解散国家队”、“让死刑犯踢比赛”等雷人口号层出不穷。

何况,江苏苏宁的投入规模虽然比不上恒大等土豪,但也是家境殷实,传言带头罢训的特谢拉,加盟球队以来极少与负面新闻联系在一起,所以人们很难相信“欠薪罢训”会出现在江苏苏宁身上。

不过,也有资深媒体人表示,拖欠薪水一事属实,只是拖欠的时间较短,消息传出后,俱乐部第一时间就把工资补齐,平息了这一事件。

从以上信息来看,欠薪事件要么是子虚乌有,要么的确存在但已结束。所以,该事件在短期内很难再起波澜,至于消息是否属实,我们已经很难得到确切答案。

在围绕该消息的一系列报道中,有一条我觉得挺靠谱:俱乐部拖欠薪水并不是出于财务问题,而是因为之前与球员的降薪谈判没有达成一致,由此造成了一、两个月的工资拖欠。

之所以觉得靠谱,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以母公司的体量来看,并无拖欠一两个月薪水的必要,而且从俱乐部在消息传出后的第一时间就把工资补齐的报道来看,俱乐部的财政确实没有问题。

二是中超各俱乐部也确实在推动降薪。在今年的投资人会议上,降薪、去泡沫不再是足协的倡议或者要求,而是投资人的共识。“金元盛世”持续了10年之后,如今行将结束。

需要说明的是,即便没有疫情,投资缩水也是大势所趋。疫情爆发之前,中超俱乐部已经面临了不小的经营压力,有记者称,中超球队里其实已经出现了欠薪,甚至还涉及豪门球队,只是没有相关报道。而疫情爆发之后,有些俱乐部所面对的已经不是经营压力,而是生存压力。

(二)

可能有朋友认为,扯上“生存压力”属于危言耸听,至少中超球队背后的母公司都是颇有实力。就像这一次传出的江苏欠薪,有人就以苏宁置业及其关联的苏宁易购等集团公司的实力来分析欠薪传闻是谣言。

即便拖欠薪水与财政因素关系不大,或者欠薪罢训本就不存在,但将投资人与俱乐部混为一谈,并不妥当。投资人有实力不假,但人家的资金,也未必愿意或者能够投给俱乐部。

投资人投资,目的无非两个:利益,或者是情怀+利益。无论是哪个目的,利益都是绕不过去的。

以苏宁旗下的另一家俱乐部——国际米兰为例,虽然蓝黑军团已是十年九亏,但这并不能掩盖俱乐部良好发展的势头。

最近三年,国米的亏损规模明显缩减,而且在17-18赛季,俱乐部的息税前利润达到2480万,18-19赛季仅亏损1110万。以国米最近两个赛季大力度的招兵买马来看,俱乐部的成本控制非常理想,对苏宁集团投入的依赖也越来越小。

可以预见,球队的阵容、战术体系稳定之后,虽然暂时还无法盈利,但实现收支平衡并非难事。从长期投资的标准来看,国际米兰完全具备投资价值。

(三)

而反观中超球队,收支平衡几乎是遥不可及的目标。当然,投资中超球队也不是没有利益,巨大的广告效应还是让很多投资人趋之若鹜。

以恒大为例,在俱乐部去年取得的5.66亿广告收入中,有4.63亿是来自于母公司恒大地产,队服、球场广告牌等显眼的广告位,自然也留给了恒大集团。

当然,恒大地产的投入也没打水漂。刚刚投资足球时,恒大还没有如此响亮的名气,10年之后已经是全国房地产行业中数一数二的龙头老大,这其中,称霸中超、两夺亚冠的恒大俱乐部的宣传效果可谓居功至伟。

恒大的模式,可以说是国内私企背景球队的代表。投资人投资球队,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球队的广告效应,球队对于集团来说,基本就是个“广告部”或者“宣传队”。

从这个角度来说,恒大地产拿出来的广告费,并非只有账面上的那4.63亿,而是要把投向俱乐部的全部金额都算在内。

按照恒大俱乐部2019年的财报,全年亏损总额达到19.4亿元,再加上4.63亿的广告费,恒大地产去年给俱乐部的实际账面投入达到24亿元。

遗憾的是,中超俱乐部不像欧洲俱乐部那样定期公布财务报告,所以我们只能拿到恒大这一家俱乐部的数据。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推断中超俱乐部的投资规模。

2018年,建业老总胡葆森曾透露,给建业一年的投入大约是7-8亿,而在2019年,投入数字达到9.3亿。河南建业一直在为保级而战,我们可以将他们的投入规模视为中超球队的投入底线,由此可以得出,想在中超混,一年的投入得在9-24亿之间。

就中超各投资人的实力而言,这个规模应该不成问题,以恒大集团为例,去年仅恒大地产创造的经营性现金净流入就达到208亿,继续保持对俱乐部的投入,问题不大。

然而,投资人实力再雄厚,也未必有一分钱是多余的。如果球队的广告效果没有继续提升的空间,投资人未必会有加大或者维持投资力度的意愿。更何况,明年俱乐部名称就要实现“中性化”,广告效应必然会大打折扣。

这种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当年的四川全兴就是很典型的例子。而且,如今投资人们自身的经营状况,也早已不同于往日。

(四)

中超的“金元盛世”,主要来自于房地产行业的推动。如今,房地产行业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下半年,关于房产企业“三条红线”的传言不胫而走,让相关人士风声鹤唳。

所谓“三条红线”,具体是指“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高于70%”、“净负债率不高于100%”、“现金短债比大于1倍”。如果越过这三条红线,那么企业将不得增加有息融资的规模。

有从业人士按照此标准,将国内头部房企去年数据进行对比。结果显示,全部越过“三条红线”的,都是球迷们所熟悉的名字。

全面越线的,不是投资人就是赞助商

有息融资规模不得增加,对于房企的影响极大。从表中数据也能看出,高负债经营是房地产企业的主要特点,其运营资金的主要来源就是债务融资,通俗地说,就是借债。

虽然我们至今还没有看到关于“三条红线”的正式文件,但从中央下半年的一系列动作以及高层的几次讲话来看,房地产企业的融资肯定要遭遇极大的困难。

实际上,即便没有“三条红线”,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状况也早已不容乐观。去年,监管部门对信贷资金以及理财、信托等资管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进行了严格的监管限制,带来的是陡增的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

以恒大为例,去年他们的商票年化利率一度达到30%以上,融资难度可见一斑。而巨大的融资成本,也侵蚀了利润。2019年,恒大集团的营业额继续增长,但主营利润率却从27.2%狂跌到15.5%,其中,增幅达到55%的融资成本是该指标急速下降的重要因素。

疫情期间,恒大推出了75折销售的策略,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恒大在融资难、融资贵的环境里,取得现金流的主要手段。而良好的业绩也说明,即便恒大再拿一次亚冠冠军,广告效果恐怕也不如“75折”来得更实惠。

何况,与1.48万亿的流动负债规模相比,2666亿的销售额仍然要面临不小的偿债压力。在主业都要面临较大资金压力的情况下,对于俱乐部的投入肯定要理性很多。由此也能理解,为何以金元足球起家的恒大,在今年的投资人会议上,十分高调地响应降薪等去泡沫措施。

(五)

而且,在国内搞足球和国外还不一样,不是投资人投钱,再雇个靠谱的经营团队就能解决的。仍以恒大为例,2019年,他们的几笔大额支出均与高拉特、费南多等归化球员有关。

而以恒大之前的阵容框架来看,他们本不需要如此之大的投入。很明显,这些投入与足协存在直接关系。

当然,恒大的这些投入,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自愿,在其公司文件中,就曾将振兴中国足球列为自己的目标。可即便你没有这么高的觉悟,也休想躲开来自足协的影响。

以郭田雨为例,在鲁能梯队时,他就有不小的名气。作为国内稀缺的高中锋,球迷都希望他能跟佩莱好好学学,或者趁着年轻租借到中乙球队积累实战经验。可国青队的每月一集训,让这两个希望全部化为泡影。

事实证明,郭田雨频繁地被征召集训,完全不如被租借到武汉效力一年的效果。此外,U23政策、U25国家队等等,虽然不会给投资人带来直接损失,但训练质量、伤病风险、队伍建设、社会评价这些间接影响,足以让投资人们皱起眉头。

尽管如此,投资人还得表态支持。至于这支持是不是发自内心的,人们心里都有数,如果真的支持,今年又怎么会出现联名上书要求成立职业联盟的事情呢?

管理环境混乱,再加上自身经营也遇到困难,投资人们对于足球的热情,已经不能和往日相提并论。甚至,投资人或许能凭借自身积累渡过难关,可是否会带着俱乐部一同渡过难关,还是未知数。有些记者所说的“中超已有球队欠薪”,并非没有可能。

所以,说一些中超俱乐部遇到了生存危机,不是危言耸听。值得欣慰的是,足协在疫情之下,没有过分作妖,还全力推动了复赛以及球迷进场,这些都是很不错的成绩,也是困境中的一线曙光。

但与困境相比,只有这些成绩还不够。已经确定要成立的职业联盟,还得抓紧时间成立、运营,把市场交给投资人去发展,这样才能真正地将俱乐部绑到投资人的战车之上,和投资人一起共渡难关。

注:本文以江苏欠薪的传闻为起点,文中却主要以恒大的数据举例,这并非故意针对,只是因为国内的俱乐部中,只有恒大公布了自家财报,所以才大篇幅引用。这与国外俱乐部形成了鲜明对比。作为国内球迷,查阅国外球队报表很容易,看国内球队经营状况却很难,希望其他中超俱乐部能将这种尴尬作为下一步的改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