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国际深圳最“壕”的城中村,终于还是要拆了

2020-12-26 09:17:52  bybob国际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城(id:thecity2015)。

在一条路的两侧,会出现两种不同的景象。

在路的一边,是一道道已经拉下的灰色铁闸,里面早已人去楼空的商铺。

旁边仅剩的一两家店面,有的已经暂停营业,有的店面正在打着拆迁清货的旗号疯狂促销,希望能在搬走前卖完,不会亏太多。

而在他们的对面,是皇岗肉菜市场背侧的沿街商户。

几乎家家都在开门营业,透过一旁的店铺看进去,隐约可见市场里有着来来往往正在买菜的人。

这里,就是网传的深圳最“壕”的城中村——皇岗村。

光看这牌坊的精雕细琢,都知道皇岗村究竟有多富。

在一个多月以前,皇岗村贴出了一则告示。

通知部分租户,要抓紧搬走,因为12月1日将启动拆迁计划。

自2010年通过专项规划后,沉寂了十年之久的皇岗村旧改项目,终于启动了。

图/网络

据这里的村民们所说,这次的旧改,将会分批进行。

被划入第一期拆迁范围的,是靠近7号线皇岗村地铁站的一侧。

以皇岗五街为界的吉龙一村、吉龙二村和下围二村的沿街部分楼栋。

这才有了,城君上面所说的,皇岗五街的两侧商户有着不同光景。

01 皇岗村?才不是什么村呢!

皇岗村,位于深圳福田中心区的中轴线上,离福田口岸和皇岗口岸都非常近。

跨过一座桥,就能到会展中心、福田CBD,是名符其实的“深圳中心村”。

听说皇岗村要拆,城君特地过来探了探。

从皇岗村北门进来,没走几步就能看到路旁立着一个指示牌,上面是皇岗村的地图。

有那么一瞬间,城君觉得自己来的不是一个城中村,而是一个“旅游景点”。因为每一条村、每一处公共场所或设施,在图上都有对应的数字编号,标注得很清楚。

继续往里走,可以看到两家小餐馆。

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好是午后一两点左右,来店里吃午饭的人不少,但大多都是一些外卖员。

忙过了中午送餐的高峰期,他们断断续续地来到这两家小餐馆里,点上一份烧味饭,大快朵颐。

在餐馆的对面,是一栋贴着白色长条瓷砖的楼房。

外墙上一个醒目的“拆”字,现在被征用为皇岗村城市更新(第一期)皇岗食街项目部的签约办公室。

从这间办公室的楼房开始往里走,就是处于拆迁范围内的吉龙一村。

沿街的商铺都被隔板围了起来,一整条街围得严丝合缝,没有一家店前有任何缺口。氛围有些严肃。

隔板墙一直“蔓延”到了靠近地铁口的一侧,变成了红彤彤的围挡。

这是在11月初,皇岗村说要开始旧改时就设下的围挡。

围挡中间的缺口,是大家从地铁站到皇岗村的出入口。

但现在也被用栏杆挡住了,偶尔还是会有人从中间钻进钻出。

而围挡外马路的对面,是热闹依旧的皇岗新村。

继续沿着皇岗五街走,就到了文章开头所说的那条商业街。以这条路为界线,是拆与不拆的两个世界。

与拆迁区的冷清不同,非拆迁区的住户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依旧岁月静好。

也正是从这里开始,城君真的感受到了,皇岗村作为“CBD后花园”果然名不虚传。

她有自己的肉菜市场,承载了这里大多数人的一日三餐。

蔬菜、水果、肉类、农副产品……一概俱全。每当傍晚时分,附近的住户总会三三两两地过来采购。

她也有自己的图书馆,馆内藏书近20万册。

在疫情之前,这里是很多皇岗人学习和消遣的好去处。

她还有自己的村民广场。

偌大的皇岗村文化广场,宽敞而干净,中间是一个大型的音乐喷泉。

图二/公众号“深圳生活”

在广场旁,还有一个硕大醒目的钟楼,每到整点就会响起标志性的钟声。

在钟楼对面不远处,是康乐运动场和皇岗村老人之家。

文化广场的人气很高,无时无刻都能看到大家伙的身影。

孩子们在广场上奔跑玩耍,大人们则坐在一旁休憩闲聊。偶尔还会看到,打羽毛球这样的亲子互动。

广场里还有大型的舞台,每逢节假日可以看到文艺演出。

这样的配套设施和居住环境,堪比任何一个高级小区呀!而皇岗村真正让城君实名羡慕的,还在后头。

穿过整个文化广场,拾级而上,是全国的第一座“村级博物馆”。

博物馆是以皇岗村具有200多年历史的庄氏宗祠为依托,建成的一座大型的、具有广东传统风格的建筑。

拥有自己的博物馆的城中村你见过吗?图三/公众号“深圳生活”

造型古朴厚重,气势雄伟,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显得格外醒目。

仔细看上面的浮雕,檐角的珍禽异兽,处处透露着精致。

灵王古庙,锦绣亭与祠堂连成一片,组成了壮观的古建筑群。

在这个建筑群背后,还有一座占地约20000平方米的公园——锦绣园。

据说,锦绣园里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都是典型的苏州园林风格。

但锦绣园目前还没有再次开放,城君终究还是无缘与这个深圳“小苏州”见上一面。

锦绣园内的景色。图/公众号“深圳生活”

02 40年巨变:皇岗村的“港味”似乎越来越淡

在深圳这个奋斗与财富传奇并存的城市里,福田可以称得上是“最深圳”的缩影。

作为“一条拥有摩天写字楼的村子”,皇岗村自然也是福田奋斗史中的最光彩的一笔。

图中的皇岗商务中心,也属于皇岗村的一部分。

万科企业的创始人王石,就是那个时代的亲历者和见证者。

在他的自传里,王石讲述了自己选择来深圳打拼的故事,其中皇岗村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1978年,当时还是广州铁路局工程师的王石第一次来到深圳,结识了当时皇岗村的村长庄顺福。

那时的皇岗村,不过是一座紧邻界河的小村庄。单一的渔耕产业令皇岗人举步维艰,人均日收入只有6毛到9毛钱。维持基本生活都成问题,更别说口袋里有多余的闲钱。

但为了生计,不少村民都选择了去到香港打工,每个月给住在皇岗村的家人寄回60元港币来维持生活。

70年代,偷渡香港的深圳人不敢回来,家人又没有证件赴港,于是双方约定日子,在沙头角桥两头相会。相隔仅30米,彼此见得着,听得着,但无法接触,这就是沙头角当年著名的“界河会”。图/网络

虽然王石当时在庄顺福家里看到了香港电视节目,但他并没有捕捉到改革开放的信号。

直到1983年春节,庄顺福夫妇的拜访让王石大吃一惊。

“他们拎着一箱进口的新奇士橙,原本下地种田的庄太太还烫了一个‘狮子头’!我看得眼花缭乱,嚯,深圳这个特区,真是不一样!”

庄顺福夫妇的变化,还有他们口中深圳的变化,加深了王石对深圳的兴趣。

80年代的深圳。图/网络

不久后,王石亲自跑到了深圳,在庄顺福的陪同下参观了皇岗村。

庄顺福甚至还邀请王石,跟他一起从事贩卖旧轮胎的生意。虽然王石最后拒绝了这个邀请,但他还是来到了深圳,开始了他的商海生涯。

当时庄顺福所做的贩卖旧轮胎的生意,其实就是利用边防贸易政策,过境到香港收购旧轮胎,再卖到内地市场搞回收利用。

靠着旧轮胎积攒起来的“第一桶金”,皇岗村也走上了发展的道路:

第一批集资厂房在沙埔尾建了起来,第一个地产项目皇都花园一次性售罄……皇岗村的经济也走上了一个新台阶。

广场前的拓荒牛雕塑,是皇岗人精神的最好象征。

1997年,香港回归,芳姨也从潮汕的老家来到皇岗村,开起了一家小小的水果店。

之所以会在深圳众多地方选择这里,是因为芳姨的亲戚当时在皇岗村务工,彼此之间能有个照应。

据芳姨回忆,那时吉龙一村还是一片工厂,厂弟厂妹们很多。一到下班的时候,街上总是人挤人,每家店门前几乎都是大排长龙。

当时,皇岗口岸是深圳过关到香港的重要通道。

离皇岗口岸不远的皇岗村,自然就成了很多香港人过关之后的歇脚地。

皇岗口岸旧貌。图/深圳口岸发布

在那些人之中,最耀眼的无疑是中港车司机们了。

他们往往戴着大金链子,拿着大哥大手机,操着港味普通话,出入皇岗村最“高档”的饭店......因为拥有内地和香港两地的汽车牌照,不管是拉人还是带货都很方便,他们的收入极高,一年差不多能赚40万港币。

这个收入不仅在内地算是富豪,就算在香港也不差。

加上当时内地物价很低,对于他们来说这无疑就是一个天堂。

有些人,甚至还在这里安下了第二个家。

图/网络

在随后的20年间,港式茶餐厅成为了皇岗村的味道代表之一。

皇岗村,甚至被称为整个深圳茶餐厅“港味”最地道的地方。

在这里落脚的港人依然络绎不绝,只是人数少了许多。尤其是在今年。曾经威风无比的中港车司机们,再也看不到了。

03 皇岗村里的“深漂人”

从白石洲到皇岗村,再到桂庙新村,深圳的城中村在一个个地被拆除再重建。

随之而来的,是“千万富翁诞生”的戏谑。

但这一切与蜗居在城中村的深漂人,并无太大关系。

尽管,他们也曾在这里“单车变摩托”,买包槟榔却中了2680元的天王手表。

尽管,他们还保有着这里最鲜活的回忆,也在这里安下了家。

疫情之下,客源的减少,加上房租的上涨,让街角的便利店经营变得更为困难。

老板不得不早上亲自坐镇看店,店员木木也不得不每天在两家店之间来回值班。

芳姨的水果店也是门庭冷落,为了节约成本,芳姨亲自到附近批发市场进货。进的水果种类比较齐全,但数量都控制在最小值。

在皇岗村的这23年来,芳姨早把这里视作自己真正的家。

几年前,芳姨的侄子来深圳实习,第一时间就来到皇岗村投靠芳姨。

就像芳姨最初来到皇岗村那样。

到他正式毕业,也在皇岗村附近找了份工作安定下来,成为了正式的“深漂一族”。

芳姨和家人在同一间出租屋里,度过了这23年的日日夜夜。

周围的房租,一加再加。但芳姨一家对房子的爱护,换来了房东的体贴与理解,房租一年就涨个两三百块。

相比之下,周叔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他从福建来到深圳打拼,在皇岗村里租下了一间沿街的商铺卖起了沙县小吃。

每个月店铺需要租金9000元/层,那栋房子一共三层。由于楼梯是内置的,周叔只能做出“奢侈”的决定:把整栋都租下来,二、三楼作为自己的住处。

现在的皇岗村,即便是在周末下午五六点的黄金时间,路上依然有点空荡荡的。

由于疫情的关系,今年从家乡回来皇岗村的人少了很多很多,也有许多店铺关门了。

皇岗村的旧改,让打算重新打拼的店主们雪上加霜。

但他们,只能看着风向“漂”来“漂”去。

芳姨的水果店,刚好位于非拆迁区。

“可能还没等到(皇岗村)第二期(拆迁),今年可能就做不下去了。”

——

旧改后的皇岗村,将和福田中心区的面貌完美衔接。

在这个过程中会留下什么,又会改变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但这个地方的成长,留有无数“深漂人”在这里的拼搏与奋斗的记忆。

皇岗村不会忘记,每一个在这里生活过的人也不会忘记。

现在,只是道出那句“再见”的开始。

皇岗村,再见。

期待与你的再次相见。

*文中芳姨、木木、周叔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 改革开放铸就皇岗之魂,深圳商报

2. 深圳皇岗村,再也见不到香港司机,公众号“良大师”

3. 深圳“土豪村”!竟然自带图书馆,博物馆,20000m2公园……公众号“深圳生活”

4. 王石:生逢伟大时代 勇攀更多高峰丨人物志,经济日报

版权声明:

文中除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外,版权归那一座城所有

作者 / 城君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