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娱乐记者和诗人该干的事儿,让这群Rapper给干了

2020-11-07 09:19:35  bybob国际

曾经《焦点访谈》的记者,

吟诵人间的诗人该干的事儿,

让一群Rapper给干了

1.

李诞在节目上不止一次吐槽过王建国的谐音梗,“谐音梗扣钱”也成了这几年的流行包袱。

图片来源:字媒体

但我发现,在这两年的音乐综艺中,每一首歌的后期字幕组,都是隐藏的谐音梗大师

比如在《中国有嘻哈》第一季决赛中,GAI的《重庆魂》第一句歌词“软中华 硬玉溪”就被改成了“燃中华 in渝西”。

虽然改了以后跟原意南辕北辙,但好歹没有太破坏氛围,也没偏离主题,更没破坏单押,正能量还满满,堪称改词界的标杆案例。

当然,谐音梗也是有高下之分的,有的改词就略显蹩脚。

比如徐佳莹在《歌手-当打之年》演唱《我还年轻》时,“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这句歌词被改成了“再给我一只眼”。

本来没啥的词儿,改完以后反而透出一股伊藤润二漫画般的诡异。 

更有的后期兄弟过于敷衍,生生自己造词来改字幕。

容祖儿和希莉娜依在《我们的歌》演唱为女权发声的歌曲《母系社会》,本来是很有态度的一首歌。

但那句“难道是想让匹马为你生个儿子”,却被字幕兄弟生生改成了“身各而至”。

不过我还是有点佩服他,怎么造出这么个明明沟僻不通,偏偏又感觉好像有点高级的词……

伴随这些堪比段子的场面如井喷一般涌现,言之有物且敢说的音乐、综艺、影视,也就成了这个时代的奢侈品、稀缺品。

假如你是个看了十年以上国产节目的观众,那么只要你有心对比,一定会觉得这几年的表达空间,愈发让人感到窒息。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档说唱综艺的出现,让人获得了久违的、可以畅快呼吸的感觉。

它,就是B站的《说唱新世代》。

自2017年《中国有嘻哈》大火之后,2020年可以算是中国嘻哈“破圈”的第四年。

一度遭遇打压而大难不死后,居然有三档说唱综艺同时在这个夏天热播。

不过,同爱奇艺的《中国新说唱》,芒果台的《说唱听我的》相比,小破站的《说唱新世代》显得有些黯淡寒酸。

财力相差悬殊,人气积淀不足,导师迟迟定不下来这些就不说了。

参赛选手大部分都籍籍无名,多是UP主、地下Battle Mc,新说唱海选淘汰选手,堪称是一众“杂牌军”联盟,似乎注定只是两强夹击下的炮灰。

恐怕谁也想不到,当节目播出的那天,这群Underdog就回报了所有有耐心看完半集的人,让他们目瞪口呆。

甚至有网友称,半期“新世代”,就顶“新说唱”四季。

这种说法当然有些夸张,不过在2020年就剩2个月的情况下,我可以给出一个客观的结论——

纵观全网,《说唱新时代》是2020年最敢表达的综艺节目

2.

韩裔说唱歌手朴宰范在新说唱上,曾经发问:

你想要成为RAP STAR吗?

成为光芒万丈的巨星,的确是很多Rapper的愿望。

但《说唱新世代》导演严敏在节目里的一句话,却让人想到为什么很多人会成为Rapper:

我想要这个世代的表达者。

严敏在讲述说唱的本质时说:是弱势族群的发声,是被忽略、被忽视或者说被看不见的那些人群的发声

发声就是表达。在音乐领域,没有哪种形式,比说唱更容易、更直接地表达一个人的内心了。

《中国有嘻哈》以及《中国新说唱》用四年告诉了大众什么叫flow,什么是trap,什么是auto-tune,也贡献了越来越“炸”,越来越“燥”的舞台。

但看的多了,你就会发现太多的说唱歌手都是雷同的行走荷尔蒙,是脖子上挂满大金链子,手腕戴着奢侈手表,脚踩限量款潮鞋的人肉货架。

歌词里,充斥没完没了的“我和我的兄弟最强”“hater都在嫉妒我”“键盘侠都闭嘴”。

说句刻薄的话,吹牛X都没点新鲜词儿。

时间久了,或许你认为这就是说唱的全部了

然而,中文说唱如果仅仅停留在对欧美技术上表面化的模仿,那么我们做的永远只是照搬过来的壳子,没有自己的表达,自己的灵魂。

正因如此,在《说唱新世代》的舞台上,那些没什么名气的素人Rapper,让我们感受到了另一种嘻哈精神——

有真实叙事,有饱满情感,有充满态度的表达。

带着目的去寻找的严敏,达成了他的目标。

节目的第一次舞台公演,就征服了挑剔的观众。

不同年龄,不同处境的平凡人,可以在他们的歌里得到有温度的共鸣,仿佛泡了一次精神上的热水澡——

生番的《而立》,涌动着对大龄男性的关怀:

‍‍‍‍

喜欢什么还得做,注重过程别在乎结果。‍‍‍‍再见吧少年眼看就要三十而立,即是个失去又获得奇妙的年纪。

于贞的《她和她和她》,来源三个朋友的真实生活,每一个在社会上辛苦打拼的职场女性都不难从中听到自己:

她的爸妈早就说让她回家,不去相亲不谈恋爱不听话。这次会议很重要,不能分心被毁掉。不要做一般要做更好,要他们看到要他们骄傲。

在他们的歌里,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对现实世界,特别是阴暗角落的关注与批判——

鬼才圣代首次亮相就奉献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舞台剧说唱”。

在表演《雨夜惊魂》时,他运用幽暗的灯光舞美效果,以及媲美专业演员的肢体表演,再配合他诡异的假声唱腔,向观众传达了暗黑惊悚的校园暴力主题。

他尝试着用歌词以外的东西,来表达要讲的故事。尤其是当故事主角从被施暴者转变为施暴者后邪魅的一笑,像极了电影里的小丑。

我们的现实世界是光明与阴暗并存,这个舞台也同样如此

除了阴森可怖的地狱,你还可以看到天堂的阳光明媚。

TangoZ为家乡杭州创作了吴语说唱歌曲《love paradise》。

这首歌旋律大气恢弘,hook声音一出来,所有导师都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歌词中充满了自己在成长中,与这座城市发生的情感连接:

他决定回到窝里乡,重新来过重新闯。当他写了第一句歌词钱塘江的Flow with drum,表的孤军奋战兄弟都来帮忙。

即使主题如此主旋律,但却没有假大空的感觉。一个歌手是否付出了感情,观众真的是可以感受到的,这首歌就证明了这一点。

不能不提的,还有Subs的《画》

“想要画一座山,未被招安的好汉唱着绿林曲;想要画一个家,里面坐着不会争吵的爸妈;想要画一个她,在家里等我躺在宽大的沙发……”

这位学美术出身的年轻人,描绘了一个没有战争与不公,没有贫穷与饥饿,没有疾病与衰老的理想世界。

不过理想总是难以照进现实,他也在说自己“画不出这样的世界”,“画外是现实的拥抱,画纸是逃避的通道。”

不过尽管乌托邦一般的世界永远无法实现,但只要那些充满理想的声音存在,就会让无数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出乎意料又理所当然,伴随这些歌的弹幕,是一个个“再来亿遍”“听哭了”“泪目”,真真切切记录下观众们的真实感觉。

要知道这些Rapper几乎都是素人,没有粉丝基础,也没有滤镜下的无暇颜值,这个节目甚至连热搜都没买一个,抠门到real的狗哥都吐槽。

他们,完完全全是靠自己的音乐赢得了这一切。

3.

不止第一期,后面节目中每个选手也依然在认真地讲着自己的故事,主题也越来越放飞自我。

痛斥网络暴力的《来自世界的恶意》,满满少女心的《就算你活在二次元》,讽刺只会拍马屁走捷径投机者的《叫爸爸》,控诉高考替考事件的《Real Life》......

每一首作品都表达了演唱者内心的真实表达,每一首歌都听得出他们讲的故事。

随便列几首歌,主题就有:节目中的经历,自己的故事,城市的状态,时代的变迁,世界的大事,社会的现实。

可以说是真正的“万物皆可说唱”。

当然,不是题材丰富就意味着是好的表达,更重要的是一个“真”字。

不论主题是大是小,是所谓的正能量还是负能量,都得是内心想表达的东西,经过了一定的思考、沉淀,才会更有感染他人的力量。

而不是那种东施效颦般,假装狠人的“说唱名媛”之作——满嘴唱着票子女人,明明滴滴拼车去演出,却非要在歌儿里填满兰博基尼阿斯顿马丁。

所谓Keep Real 正当如此。

而C LOW在第四期的舞台上扔出的重磅炸弹:《一块胶布》,更让我忍不住发出了一条弹幕——

这是个没有天花板的节目

很难想象,2020年的网络综艺居然还能放出这样一首歌。

而C LOW则是一个真狠人:

竹板这么一打呀,我说不出想说的话,当我用一块胶布这样粘上我的嘴,你是否还感到害怕爸爸?

以快板开场后,主题似乎讲的是父子矛盾。

但你很快就会明白,这并不是一首简单的写亲子关系的歌。

这首歌创作于2018年年初。

那是中国嘻哈最灰暗的时刻——受PGone事件的影响,很多Rapper受到牵连,失去公开演出机会,作品也被大批量下架。

在那个时期,知乎上自然也就出现了这样的讨论——

当时身在国外的C LOW,眼看着说唱音乐在祖国步入窘境,心生万千感慨,然后用一天的时间创作了这首歌曲。

歌里的父亲指的是什么,听一听他的呐喊,就不问自知。

每一句歌词,都是他心里流淌出来的感情,他将说唱音乐视为自己的爱人,不为父亲接受。

为了这份爱,他义无反顾想选择私奔,但却担心自己会想家。

同时,这又不仅仅是一首发泄不满的歌。

他为我们民族骄傲而呐喊,呼吁着我们本应该有的文化自信。

只有弱者才需要把自己圈起来,排斥外来的、未知的。而强者总是将一切未知当做浪漫的冒险。

胶布封住的不只是我们的嘴巴,还可能是我们的眼界,我们的勇气,我们的自信,甚至是我们对“爸爸”的爱。

已经很久了,没有一首歌能让我如此震撼。

这几年,看过铁拳对文艺的一次又一次规训之后,我们似乎早已默认,明哲保身才是艺人本分。

我们越来越欣赏那些不再执拗的佛系生活,我们将看破不说破视为高情商,我们赞赏那些抛弃愤怒,选择随波逐流,毫不掩饰说自己只想赚钱的人。

然后,说他们活得“通透”

可这世界,还是有那些明知道吃力不讨好,却依然奋力向前的傻子啊。

他们有着未泯灭的骄傲,血液里流淌着对自由的向往。

我不知道是什么给了B站勇气,放出这样一首歌,让我们感受到自由表达的能量。

从那一刻我意识到,这或许是这个时代全网最有表达空间的节目。

至少在这一季的《说唱新世代》里,Subs在《画》里描绘的场景:未被招安的好汉唱着绿林曲,变成了现实。

4

当然,称得上是炸弹的作品,还不止这一个。

贡献过神级舞台表演的圣代,在八小时极限创作赛中,贡献了此后引起热议的神作《书院来信》。

在这个作品里,他剑指臭名昭著的“豫章书院”。

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这曾经是《焦点访谈》这类新闻调查节目该肩负的责任。

但这一次,本该《焦点访谈》干的事儿,让一个Rapper给干了

这是一首以第一人称创作,采取藏头信方式的作品。

我曾经对藏头诗这种文字游戏并不感冒。但在这首歌里,圣代的用意却不是炫技那么简单。

表演这个作品时,圣代依然采用了强烈的舞台剧风格,甚至安排了一位合作者扮演监控他的摄像头。

跟着歌词,我们仿佛一起被困进那个人间地狱。

四周是无法穿越的铁网和无死角的摄像头,身边尽是手握“龙鞭”孔武有力的老师以及一同被殴打的同伴,吃着发芽的土豆和混着烟灰带着馊味的饭菜,一旦生病,只能喝盐水来“治疗”。

更不用说,还有些人要忍受禽兽校长的蹂躏甚至性侵。

当我们胆怯的用藏头信的方式,想向父母求救,呼喊着:

如果你们爱我,就从‘头’看一遍吧。”

这首歌的上半段与中段,每句歌词开头第一个字连起来分别是——

“我被关在小黑屋他们每天都打我,爸妈快来救救我。”

“我想离开这里我真不想活了,爸妈快来救救我。”

但最残忍的现实是,正是信奉“棍棒之下出孝子”的他们,将孩子亲手送进这个炼狱。

他们逃避教育自己孩子的责任,想用最简单的捷径得到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定制版儿女”。

有的家长甚至知道了真相后,依然选择为这些魔鬼掩盖真相。

为豫章书院“伸冤”的家长

所以歌曲的下半段,万念俱灰的孩子放弃了求救,绝望地说着:

快点让我解脱好吗,爸妈不用来救我了。”

一个摔碎的陶瓷碗,或许就会成为他们结束自己生命的道具。

听到这里的时候,那种让人喘不过气的绝望逼迫着我的喉咙。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听得起鸡皮疙瘩是什么感觉。

而歌词里讲述的一切,都曾在豫章书院真实上演过。

图片源自澎湃新闻、今日说法、新京报等媒体

圣代没有歪曲,没有夸张那里发生过的一切,没有骗取我们的感情,只是想让我们记住。

这首歌的演唱者圣代微博名“圣代圣代侠”,他说他幻想用说唱像美国队长蜘蛛侠这些超级英雄那样拯救世界。

谁说只有拿枪的才是英雄?

作家、歌手、画家,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可以从感化人心开始

论影响力,我们每个个体都是有限的。但如果我们都能记住豫章书院的丑恶时,形成足够的社会共识,悲剧就可以不再上演。

5.

为了让选手达到“表达者”这个目标,节目组半决赛更是设计了“说唱辩论赛”,请来陈铭等奇葩说选手进行联动。

这种神来之笔,或许只有严敏这种鬼才能想到。

这个节目像萃取神兵的熔炉,半决赛并非仅仅一轮淘汰,更像是最后那一把火,让选手们在百炼成钢,在决赛的舞台上终于倚天屠龙。

决赛的舞台上,三组选手联手给观众示范了什么叫做神仙打架——

地天战队的作品《给说唱新世代参赛选手的一封建议信》告诉其他Rapper:

保持真实你会了,其他无所谓了,可小偷做到真实,不代表偷东西是对的。

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说:

中国说唱的未来需要大家一起推门,叫你学习黑怕(ren)文化,没叫你变成黑怕(ren) 。”

剁椒沙丁鱼战队的作品《世界以痛吻我》,骄傲反击道德绑架:

“世界用痛苦亲吻着我,却要我为他写首歌。我用生命为他写歌,写一首战歌,你听就听,不听就算了。”

但最打动我的,还是三个队长战队带来的炸翻全场的《美杜莎庄园》。

如果说之前的《一块胶布》《书院来信》将表达的力量诠释到了极致,《美杜莎庄园》就是在极致表达的基础上又融入了艺术之美。

在希腊神话中,被海神波塞冬侵犯,却被雅典娜判决有罪的美杜莎,被他们暗喻为遭遇职场性骚扰,但却深陷“被害者有罪论”困扰的女性发声。

Feezy扮演的性骚扰者,用这种隔着屏幕都会让你气愤的歌词,将性骚扰者自恋、恶心的丑恶嘴脸刻画得如同就在你面前涎着口水。

而饰演被骚扰女性的陈近南,并没有选择做一个哭哭啼啼的受害者,而是借着美杜莎这个角色,用嘲讽、用鄙视、用骄傲,表达着对加害者的反抗。

她说:“美貌不是我的错,拒绝也不是娇气,我不愿用年轻的自己来做交易。”

她说:“也许急速的逃离是我唯一自由的途径,我希望我的每一滴口水都有毒性。”

她还在说“拼命地挣脱牢笼,哪怕遍体鳞伤再无归宿,耻辱和惩罚该有真正的恶人去背负。”

她告诉那些恶心的渣滓,我不怕你。

批判性极强的歌词,配上异域风情的编曲和表演,让这首歌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全场最佳。

冠军是谁似乎已不重要,有这样的歌已经足够了

没人为自己的排名公不公平而diss。此时此刻,他们只享受自己手里的麦。

当然,如果圣代的段落没被剪掉就更完美了

‍‍‍‍‍‍‍‍‍‍‍‍‍‍‍‍‍‍‍‍‍‍‍‍‍‍‍‍‍‍‍‍‍‍‍‍‍‍‍‍‍‍‍‍‍‍‍‍‍‍‍‍‍‍‍‍‍‍‍‍‍‍‍‍‍‍‍‍‍‍‍‍‍‍‍‍‍‍‍‍‍‍‍‍‍‍‍‍‍‍‍‍‍‍‍‍‍‍‍‍‍‍‍‍‍‍‍‍‍‍‍‍‍‍

被淘汰的姜云升在告别舞台上,终于唱出了自己最想唱的那首歌,一遍一遍告诉每个人:

“你一定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

节目总会结束。但我希望中文说唱这种新的可能可以延续下去,而不要成为仅仅是因为渺小才侥幸漏网冲出水面的跃鲤。

我更希望万物不止皆可说唱

歌者们的歌词,不需要被字幕莫名地修改;画家们的画笔,可以肆意画出心里的一切;作家写出的文字,不必筛选哪一个是敏感词;我们,可以不带恐惧地说出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若如此,你一定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人。

THE END

本文作者

阿春

不在乎C位不C位

长按二维码关注蹦迪班长

一起Disco这个世界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