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电竞“意甲拼多多”消亡记——这里的拼单比名媛们复杂多了

2020-10-17 09:20:23  bybob国际

“20岁的妖锋阿德里亚诺,有老铁拼单吗?现在就拉群。”

类似这样的操作,在近20年前的意甲真的出现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当然,国米和帕尔马在谈阿德的“拼单”时,操作可比名媛群里面要复杂的多。

过去十年间,国际足联、欧足联及各国足球协会和联赛公司一直在通力合作,多方希望能够通过推动各种基于足坛当前环境和未来趋势所制定的改革措施,来逐渐净化在运作上略显混乱且充斥着一系列不透明暗箱操作的足球市场。

有关球员的多方共有权及其带来的衍生问题,同样也是上述各大机构期望得以改善的焦点之一。而谈及这个话题,“意甲拼多多”时代,自然是绕不开的事件中心之一。

什么是足球市场中的“所有权”?

所有权本身是一个比较基础的法律概念,在足球市场中的运用也并不复杂,用易于理解的方式来表达便是:买方俱乐部和卖方俱乐部之间就特定球员的交易进行谈判,达成一致后双方收付转会费,并进行交付,球员以类似资产的形式发生归属转移,随后便可以注册球员的身份为买方而战。

但在现实足球市场中,过往诸多操作中的参与方并不仅限于买方/卖方俱乐部和球员本人(经纪人等计入球员团队内),在买/卖双方中都可能出现多个机构或者个人的参与。作为长期屹立于世界足坛顶点的联赛之一,“意甲拼多多”的知名度是其中最高的,但其争议性并不如葡萄牙和拉美地区。

出自于拉丁美洲的球员中,曾经由第三方公司/个人拥有其部分所有权的案例数不胜数,卡卡、特维斯、泽-罗伯托、拉米雷斯等,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广为人知的一线南美球星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的经历,而内马尔和法尔考则可能是2010年后发生的南美球员转会中最具典型的两个个例。

从南美转战欧洲足坛后,内马尔一步步成长为全世界最具有号召力的超级球星,但随之而来的同样也有一系列官司。相传早年间便拿下他40%所有权的DIS公司和内马尔鏖战数年,而除了DIS之外,之前他另有5%的所有权为TEISA所掌控。

“老虎”法尔考的连续两次转会则可以视为经纪公司代理球员成功赚得暴利的商业典范。当他以4000万欧元从波尔图转会来到马竞之时,DOYEN集团拥有他55%的所有权,却并没有选择将其套现。

事实证明了他们眼光的毒辣,在马竞势不可挡的法尔考随后以6000万这一更高的身价被摩纳哥购入,此时DOYEN看准时机出手,蛰伏两年便净赚1100万欧元。

意甲的共有所有权模式与南美有所不同,其运作方式虽然不能说完全相同,但某种程度上和拼多多有异曲同工之处,其本质便是通过类似于“拼单”的模式共同承担成本,风险也随之分摊。

曾经成为过意甲共有所有权这一运作模式中一部分的知名球员数不胜数,阿斯托里、乔文科、博阿滕、若日尼奥、贝拉尔迪、因莫比莱乃至如今的尤文队魂基耶利尼都曾为两家俱乐部共同所有,而最知名的例子则莫过于曾经为国际米兰和帕尔马共有的阿德里亚诺。

我们可以直接以阿德里亚诺的例子来对共有所有权的部分细节进行阐述,转会费等相关数据均参考德转。

2002年夏天,阿德里亚诺与国米的合同还有至少两年,符合了进行一半所有权交易的必要条件之一。此时帕尔马有意,国米作价1450万欧元将他的一半所有权卖给帕尔马,并将阿德里亚诺未来两个赛季的注册权交给帕尔马,巴西人可以为后者效力。

理论上说,此时如果国米和帕尔马达成一致,阿德可以继续留在国米效力;或者双方还可以达成一致再将阿德租借到第三家没有他所有权的俱乐部,只是这两个选项对当时的帕尔马毫无意义,他们急切需要这名前锋的助力。

两个赛季过后,阿德声名鹊起成长为意甲一流前锋,国米以2340万欧元回购帕尔马所持有的一半所有权,阿德里亚诺成为100%的国米球员。通常来说双方俱乐部只会约定让这名球员在买入他50%所有权的俱乐部中效力至多两个赛季,随后便需要在第二个赛季结束后开始协商如何决定他的最终归属。

在这一案例中,国米对阿德十分看好有意购回,而一旦双方在协商上无法达成一致,最后将进入一个“拆信封”环节,或者用我们比较好理解的表达方式,可以说成是“盲拍”,这个稍后再议。

“共有所有权”时代的终结

2014年堪称是“多方共有所有权”制度的末日。2014年5月28日,意大利足协宣布将于下一个转会窗开始废除“共有所有权”这一特殊的合同形式(由于事出突然,所以当时正在执行中的合同仍然可以继续执行一年);

稍晚后的2014年9月27日,FIFA官网宣布,未来将会禁止第三方参与球员转会和所有权事宜,并在2015年4月正式宣布了这条禁令。

时不时站在对立面的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双方在这一事件上并肩作战,双方对这一制度早已深恶痛绝。

2013年受邀参加迪拜“环球足球论坛”的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便表示:“有人认为第三方所有权让球员成为金钱奴隶。我不想扯太远,只想说这种做法易于在俱乐部和投机者之间产生不正确关系,干扰足球运动的公平性,为洗钱提供温床。”

这一番话矛头更多是指向了南美足坛引领的“第三方所有权”风潮,但最终也间接让“意甲拼多多”时代一起走向了消亡。

“意甲拼多多”为何会走向消亡?这一模式的利弊?

“存在即合理”这一逻辑往往会被诟病耍流氓,但至少“共有所有权”能够盛行多年,必然有其难以否认的优点。

“共有所有权”的模式和时下流行的先租后买有部分类似之处,但又存在显而易见的差异。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类交易由大俱乐部主导,将麾下球员的一半所有权以相对低价卖给中小俱乐部。

如果仅仅是租借而不带有买断条款,对于中小俱乐部而言只是短期效力的雇佣兵,虽然或许能够提供高于现有阵容中人员的即战力,但如何去使用多少会有些顾虑;

而如果是带有买断条款的租借,大俱乐部或许会担心在租借期满后丧失主动权。此时,“共有所有权”的模式就显得相对较为折中,双方都有50%所有权,都可以开出报价来买下对方手中的那一半。如果双方第一个赛季后未能达成一致,可以自动延迟一个赛季。

待第二个赛季后如果依然无果,那么就将进入上文提到过的“拆信封”,也就是“盲拍”环节,双方在对对方出价不知情的情况下向足协递交他们对球员剩余一半所有权的报价,价高者得;假设出现极端巧合的报价一致,那么球员的当前注册球队将得到他。

虽然通常来说,人们会觉得进入“盲拍”环节后依然会是比较有钱的大俱乐部占优势,这也是无法否认的客观事实,但至少在程序上给予了中小俱乐部去尝试的机会,万一突然麻雀变凤凰,有土豪入驻了呢?万一大俱乐部对“盲拍”形势过于乐观进行了错误预估,让中小俱乐部捡了便宜呢?

哪怕大俱乐部在“盲拍”中为了保证得手,将报价拉得较高,至少中小俱乐部也有机会获得高于市场价的转会费,怎么也算是一种补偿。

在竞技层面,由于中小俱乐部能比单纯的租借有更多机会永久得到这名球员,因此会更敢于在联赛中使用他们,乃至围绕着他们作为核心来建队,帕尔马就是典型的例子。无论是阿德里亚诺还是乔文科,正是由于“共有所有权”制度给了他们一份保障和一丝安全感,他们才会敢于重用这些仍需要登场时间和球权来历练的半成品年轻人。

而同样,对于大俱乐部而言,例如阿德里亚诺和乔文科的东家尤文图斯和国际米兰,家大业大的他们并不缺钱,但是现有阵容又没有给这类潜力新人成长的空间。采用这一模式,他们可以放心地将新人交给对方一到二年来磨练,也不用担心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坏无非就是“盲拍”时多掏点钱呗,而且万一当初买新人时看走眼,这不还能有人帮着一起分担吗?

“共有所有权”模式也有其弊端,简而言之,便是在球员涉及下一次转会时更多了一方参与者,给转会的拍板增设了潜在的障碍。

2012年,尤文图斯以400万欧元的价格将之前的意乙金靴因莫比莱的一半转会费卖给了热那亚,球员本人也将去往热那亚效力。然而彼时的因莫比莱并没有展现出之后在都灵夺下金靴以及本赛季和莱万在欧洲金靴上一争高下的实力,33次出场2019分钟的联赛出场时间仅仅攻入5球的表现多少令人有些许失望。

不过因莫比莱也并不缺下家,一个赛季后尤文从热那亚回购了一半所有权,并转手又把这一半卖给了都灵。如上一段所说他在都灵发光发热,被德甲豪强多特蒙德相中,此时“拼多多”模式的隐患便暴露了。

由于尤文和都灵各自拥有其50%所有权,在他们双方并没有直接谈妥应如何处置这个所有权问题时,多特蒙德一度头疼不已,压根不知道到底该找谁来谈。而且尤文和都灵之间对转会费存在分歧,大佬尤文自然认为应该卖得贵些,少说也得2500万欧元,而持有另一半所有权的都灵则没那么高要求,1800万欧元就满足了。当然,无论是2500万欧元,还是1800万欧元,最终所得两家自然是各拿一半。

幸运的是,最终多特蒙德成功以1900万欧元左右的身价拿下了因莫比莱,且不谈之后发展如何,当时的因莫比莱能够去往大黄蜂毫无疑问是一份不可错失的契机,如果因为多了一方参与而导致转会费迟迟谈不拢,自己的所有权问题也得不到解决,或许就会抱憾终身。

这一风险也正是意甲最终决定废除这类合同的关键因素之一,他们是主流联赛中可能仅存的还允许球员所有权由超过一方所有的,如果不在这一问题上和其他联赛达成一致,未来或许会发生更多此类事件。这次因莫比莱成功转会了,下一个“因莫比莱”就未必有那么幸运了。

另一方面,“盲拍”制度有时也会带来一些本可以避免的乌龙事件。2011年国米和博洛尼亚之间就维维亚诺的所有权归属进行“盲拍”,按照规定,此时国米只需要填写购回维维亚诺的意向报价,他们填写的是410万欧元,而博洛尼亚作为维维亚诺当时效力的球队,需要同时在另一半所有权报价和全部所有权两栏中进行填写。

博洛尼亚经历佩德雷利对他一半所有权的预期报价是470万欧元,那么他应该填写470万和940万两个数字,但不明所以的他只填了470万这一个数字,犯了严重的失误。由此意甲联盟判定佩德雷利的470万报价是针对总身价,那么他对一半所有权的报价仅仅235万欧元,低于国米的410万,这名当时发挥不俗的意大利国脚就此以超低价离队。

博洛尼亚此番遭重说到底还是经理佩德雷利自己的失误所致,甩锅制度多少显得并不是那么合适,但如果意甲和其他联赛一样不采用这一制度,也确实不会发生这一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故。

后“拼多多”时代

如今“第三方所有权”和“共同所有权”都已被官方层面禁止多年,但这并不意味着足球市场完全如欧足联和国际足联预期中那样走向了“纯净”。

2016年阿勒代斯祸从口中,也将诸多幕后黑料公之于众。《每日电讯报》的一名记者伪装成商人和他取得了联系,妄图钓鱼,但没想到阿勒代斯那么不经骗。

两人就“第三方所有权”禁令问题展开洽谈,阿勒代斯谈笑风生,表示自己有法子绕开外界监管给搞定这一问题。这仅仅只是他说出来的部分,幕后究竟如何,没人知道具体的操作是什么样的。

相比而言,意甲“共同所有权”的问题似乎本来就比“第三方所有权”显得更为单纯一些,从资本角度看强行去钻空子的意义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大,回归欧洲大环境的常态最终被意甲俱乐部所普遍接受。在各类规章条款不断推出的助力下,世界足坛的秩序也在向着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所设想的愿景向前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