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体育(中国)官方网站

bob官方网站许尔勒的倒带人生:如果能重来,我还会用全力去爱

2020-08-24 09:15:15  bybob国际

2020年

这场疫情对世界足坛的影响仍在持续,对球员的挑战似乎更为尖锐。

在疫情于欧洲彻底蔓延之前,本季租借至俄超莫斯科斯巴达的许尔勒就回到了德国,在治疗脚踝的轻微骨折之余和妻女一起住在柏林。此后不久,他得到了来自俱乐部的通知——莫斯科斯巴达总监佐恩公开表示:“我们一致不同意启动许尔勒的买断条款。”

进入6月,俄超联赛同样迎来了复赛。然而,俄罗斯严峻的疫情让诸多球员望而却步。例如效力于莫斯科火车头的另一位前德国国脚赫韦德斯便拒绝归队,甚至与俱乐部提前解约:“一切都照常,咖啡馆爆满,地铁爆满,还有街道,但是在这里,病毒也在慢慢传播啊!”

对于留队无望的许尔勒而言,此时再回到莫斯科也已失去意义。于是,他成为巴达克队中唯一没有归队的球员,而此时他与多特蒙德的合同还剩1年。

考虑到许尔勒高达700万欧元的高额薪资,以及继续外租和转会的可能性趋向于零,多特在两天前支付250万欧元的解约赔偿金,与许尔勒正式解除了原本明年到期的合同。

鉴于许尔勒很难寻觅合适下家,以及社交媒体中球员介绍的信息突然被删(改成一名丈夫和父亲),权威媒体《踢球者》顿时预测许尔勒极有可能就此退役。

最初,多数球迷都是微微一笑,毕竟许尔勒才29岁而已,却不想许尔勒果真紧随着代斯勒、托比亚斯-劳、欣克尔、扬森等德国足坛“前辈”,在不到而立之年的黄金年龄便就此退役。

接受《明镜》周刊专访时,许尔勒发自内心地表示对职业生涯已失去动力和斗志,甚至不断感到寂寞和孤单,这让他最终做出了退役的决定:“这个决定在我心中酝酿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困难的时刻越来越多,高光的时刻越来越少,我不再需要掌声了……”

2019年

流浪,继续流浪。

1月份,许尔勒在富勒姆对阵伯恩利一战中的进球当选英超月度最佳进球。然而满怀期望的许尔勒无法接受,他的第二次英超之旅还是遭遇了高开低走的结果——2月份突如其来的重伤,让许尔勒不得不远离赛场。

当许尔勒伤愈,富勒姆已经彻底崩盘,并且提前5轮跌入英冠联赛。看上去,许尔勒在富勒姆的租借期直至2020年,不过这份租借合同中规定租借只对英超赛场有效。

因此当富勒姆降级后,许尔勒的租借便自动结束了。由于多特主帅法夫尔封死了回归路,那么继续外租成为许尔勒的唯一选择。

暂时回到多特蒙德后,尽管一度与法兰克福传出绯闻,许尔勒最终的选择还是再度出国闯荡。

此次的目的地是遥远的俄罗斯,此前一季仅列俄超第5位的莫斯科斯巴达在新赛季前3轮只拿到4分,急需许尔勒这样的强援助力。同时,这支俄超球队吸引许尔勒的一个因素在于主教练是德国人,前矿工主帅特德斯科。

进球、胜利、晋升主力,自2月重伤便远离赛场的许尔勒在莫斯科斯巴达再度出发。然而,让他再度停下脚步的,不只是常年陪伴的伤停,还有突如其来的疫情。只是这一次,他彻底停下了脚步。

2018年

多特蒙德糟糕的赛季表现,映衬着许尔勒持续低迷的状态,让这位昔日世界杯功臣果不其然地无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同样是在这一年夏天,多特蒙德迎来了新任主帅法夫尔。随即,这位瑞士教练便向此前两季33次德甲出场仅打进3球的许尔勒下了“逐客令”。其实对许尔勒而言,要拯救自己的职业生涯,此时也必须寻求新的竞技挑战。因此,当英超升班马富勒姆的邀请到来时,许尔勒心动了。

“很高兴来到这里,我等不及开始了。富勒姆是第一家对我表达兴趣的俱乐部,我对此非常感激,这也是我加盟这支球队的原因之一。我会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成为真正可以帮助球队的成员。”

许尔勒试图履行自己的承诺,可圈可点的前半季表现也确实做到了,可惜富勒姆的整体实力注定他们深陷保级泥潭,再度遭受伤病侵袭的许尔勒只交出24场6球的英超成绩单。

2017年

德国杯冠军,许尔勒再度赢得了德国杯冠军。然而,他的首季多特蒙德之旅只能用“失望”来形容。

看上去,投奔昔日恩师图赫尔让许尔勒有望找回使用说明书,只是图帅在黄黑军团的排兵布阵从不按照常理出牌。

于是,许尔勒眼睁睁看着多特成功赢得德国杯,而自己只是在替补席坐到了比赛结束。

来到多特蒙德首个赛季,许尔勒交出了德甲层面2粒进球、2次助攻的最差表现。另一个动荡之处在于,多特蒙德在这一年夏天做出了历史上可谓最具争议的换帅决定——荷兰人彼得-博斯接替图赫尔,成为多特蒙德的新舵主。

作为克鲁伊夫的信徒,博斯虽然此前在阿贾克斯收获成功,但是缺乏五大联赛的执教经验。

他的到来,看似让许尔勒看到了希望,结果却是让多特全队都感到了失望,许尔勒自然也不例外。

在那场耻辱性的“鲁尔德比”中,许尔勒又一次在替补席眼睁睁看着球队4-0领先的情况下被追成4-4平局。

整个赛季,许尔勒在德甲层面只剩下1粒进球的贡献,伤停和替补席则已成为无法摆脱的“伙伴”。前队友魏登费勒不无感叹地表示:“在多特蒙德效力的这段时期,运气从来没有站在许尔勒这边。”

2016年

德国足坛有一首著名歌曲,叫做“好朋友永远不会分开”。欧洲杯过后,《世界报》撰文的标题则是“好朋友再也不会分开”。

因为,许尔勒和格策在这年夏天先后降薪加盟多特蒙德,与好友罗伊斯就此团聚。

足球世界的情谊总是令人感怀!自青年队时期,许尔勒便与罗伊斯、格策结下了深厚友谊,在国家队时经常形影不离,三人间还建立了单独的Whatsapp聊天群。

虽然位置方面存在明显冲突,但是多特高层还是在欧洲杯过后以3000万欧元的转会费把许尔勒招致麾下,由此打破了多特队史的转会费纪录。

只是诚如前文所讲,三位好兄弟纵然深情满满,但是球场上却是明显竞争的位置选择,更何况多特在锋线位置还有一众青年才俊。

对许尔勒而言,恩师图赫尔也未成为他的“加分项”,反而发现自己自赛季伊始便被牢牢摁在了替补席。只是许尔勒在替补席也不觉得孤单,因为格策始终坐在他的身边。

与受到新陈代谢紊乱影响的格策相似,持续的伤病也成为许尔勒自此不得不面对的新对手。

“加盟多特后,我就受伤休息了6个星期,此后又受伤休战了4个星期。这或许是我表现不好的主要原因。”许尔勒首次感受到这股外力对自己的摧残,特别是欧冠小组赛中攻破皇马球门后,外界认为找到突破口的许尔勒即将迎来复苏,结果却是他在那场比赛伤到膝盖,此后再度缺阵。

2015年

吃鸡也能改变球员的职业生涯?是的!刚刚进入2015年,许尔勒便做出了职业生涯的重要决定——重返德甲。

巴西世界杯后,这位德国队夺冠功臣突然失去了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的信任,各项赛事出场22次,但是总时间尚不足1000分钟。

对此,许尔勒把罪魁祸首归结于“吃鸡”。对,因为吃鸡所造成的食物中毒:“(离开切尔西)有一部分是吃鸡的原因。当时我瘦了,体重掉了3-5公斤,此后花了很长时间才让自己的身体又有力量。因为我当时病了,下不了床,感染了沙门氏菌。”

此时的切尔西虽然在英超赛场高飞猛进,但是渴望主力位置和出场机会的许尔勒已经无心恋战;在另一个赛场,排名德甲次席的沃尔夫斯堡则掀起了“狼堡风暴”,德甲后半程揭幕战主场4-1大胜领头羊拜仁,充分展现出挑战德甲霸主的实力与雄心。

于是在冬季转会窗口,许尔勒的加盟让狼堡如虎添翼,虽然未能复制2008-09赛季逆转夺冠的奇迹,但是德国杯冠军让许尔勒赢得了职业生涯首个国内冠军。另外,切尔西则在英超赛场捧起了奖杯,参加了上半程赛事的许尔勒同样获得了冠军奖牌。

从世界杯冠军,到英超冠军,再到德国杯冠军,许尔勒的荣誉册就此丰富起来。

2014年

7月14日,巴西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体育场。

克拉默的“晕菜伤情”让许尔勒在比赛第31分钟披挂上阵。进入加时赛第113分钟,他完成了职业生涯最为重要的一次助攻——许尔勒在左路突破后送出传中,格策前点漂亮的胸部卸下皮球倒地扫射破门,实现绝杀的德国队就此赢得了世界杯冠军!

当然,这不只是许尔勒在该届世界杯的唯一表现。此前,在德国队半决赛7-1大胜巴西的比赛中,同样是替补登场的许尔勒在下半场“梅开二度”。

或许正是这两粒精彩进球,让许尔勒明确了黄金替补的定位,更为自己在决赛中率先替补出场打下了基础。

这一年,许尔勒24岁。很多人就此记下了格策的高光时刻,只是对许尔勒而言,这难道不也是最高光的时刻吗?

2013年

拜仁与多特蒙德会师欧冠决赛,德甲联赛迎来了开创历史的时刻。

在德甲层面,勒沃库森紧随红黄两队,以季军的成绩完成了赛季。只是对于冉冉升起的许尔勒而言,此时的药厂已然不再是最佳归属,他迫切渴望踏上更高的舞台,实现更高的目标。只是外界想不到的是,抛来橄榄枝的居然是刚刚回归切尔西的穆里尼奥。

关于许尔勒的转会谈判,非常有趣。时任勒沃库森体育主管沃勒尔和经理雷施克,借前往莱比锡为巴拉克告别赛捧场的机会,和执教“世界明星队”的穆里尼奥一拍即合,于是这出焦点转会就如此轻松地完成了。

2300万欧元,23岁的许尔勒开启了职业生涯的新征程。此时的他,充满梦想,充满期待,而闪光时刻突然间离他越来越近。

2012年

从德甲赛场,到欧冠赛场,再到欧洲杯赛场……许尔勒不仅踏上了大赛舞台,甚至逐步实现了登场。其实对多数职业球员而言,这都是遥不可及的目标,而22岁的许尔勒相继实现了。

或许,每名年轻球员心中都有一个冠军梦。欧洲杯过后,许尔勒在接受采访时表达雄心,“我认为我还有很大潜力。无论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我可以做的更多。请相信我,我要为自己的球队带来进球,带来冠军。”

此时的许尔勒,等待他的不只是成功之路,还有那不确定的未来。

2011年

升华,从这一刻开始。

带着德甲出场35次打进7球的表现,许尔勒离开成长之地美因茨,成为欧冠球队勒沃库森的一员——这是许尔勒职业生涯必然完成的步伐。

只是外界或许想不到,此时的许尔勒在德甲赛场是多么热得发烫,以至于药厂提前一年便提前“锁定”了这位青年才俊,进而等待一年后才迎来这位新晋德国国脚。

当然,对于美因茨这样的小俱乐部来说,许尔勒这般耀眼的新星根本无法挽留。只是他们同样想不到的是,随着许尔勒此后的表现水涨船高,从最初800万欧元转会费收入,最终伴随着附加条款的不断实现而提升为1390万欧元收入。

这,或许在另一个层面,证明了许尔勒的展翅高飞,直至飞向属于自己的天空。

2010年

10年低谷之后,德国队在南非世界杯赛场上演青春风暴。伴随德青队赢得2009年欧青赛冠军,德国足坛已然成为青年才俊不断涌现的绿茵焦点。

在世界杯过后的友谊赛中,霍尔特比、施梅尔策、格策、许尔勒,四名小将同场完成了国家队首秀——此时,许尔勒刚刚完成职业生涯的首个赛季。

纵然只是一个赛季,许尔勒的锋芒便已无法掩盖。自青年队晋升美因茨一线队,许尔勒便牢牢占据球队主力位置。

那是升班马美因茨惊叹德甲的赛季,更让外界惊叹的是完成5粒进球的许尔勒——无法掩饰的天赋,展现光芒的表现,更是成为改变德国足球的未来力量。

只是当时在赛场上不断奔跑的许尔勒,可曾想到此后10年的潮起和潮落,高光和低谷,崛起和打击,努力和放弃?

这或许就是足球世界造化弄人的不同之处。就像那年给予许尔勒最强信任的恩师图赫尔,如今正带领巴黎圣日耳曼冲击欧冠奖杯,而他的得意弟子许尔勒,已无意继续享受这来自球场的掌声。

花开花落终有时,10年绿茵一梦告别;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再见,许尔勒,再见,那个曾经无畏在绿茵场奔跑的少年。